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二章 威胁

作者:乔慕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肇望着邓绥在看书,看得认真连他进来都没发觉,灯光映着邓绥的侧脸显得柔和安静。刘肇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书“你觉得书中的他们怎么样?”

    邓绥看着书说道:“很好,真情难能可贵。”过了一会抬头一看忙起身行礼“皇上……”

    刘肇按住她“不必多礼,难得见你这么认真,倒比平时美上几分呢。”

    邓绥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皇上,你来的时候怎么也不先说一声,倒让臣妾失礼了。”

    刘肇拉过她搂着怀里:“是朕错了,朕下次来先告诉阿绥好不好。”邓绥趴在皇上的怀中问道:“皇上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刘肇笑着逗她:“朕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我的阿绥了?”

    邓绥轻推开他离开他的怀中轻声道:“皇上,你哪次过来不是因为有心事。”佯怒的扭过头不看他。

    皇上也不气,他掰过邓绥的肩膀“好了好了,阿绥不气,朕的确有一心事需要阿绥出出主意。”

    邓绥轻轻点了点头,含笑看着他。

    刘肇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身上,问道:“你真的觉得真情难能可贵吗?”

    邓绥不知道为何皇上会突然这样问自己,只是笑着答:“当然!”

    “那阿绥你呢?”刘肇看着她,眼神里的炙热。

    邓绥看着他那充满笑意的眼睛,不觉得顿了一下,随后垂眸回道“若付我真情,我必真情回之。”

    刘肇眼中笑意更甚“浣纱之事,你恨我吗?阿绥。”

    见刘肇提起浣纱,邓绥忙摇了摇头。浣纱之事当日全是无奈之举,况且她是为了救自己,她又怎会有半句怨言呢?

    “阿绥怎会恨皇上,我知道皇上这样也是为了我。”邓绥柔声应道。

    见此,刘肇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如此,朕便放心了,你替朕宽衣吧。”

    那晚,皇上留宿在了凤阳殿。第二天一早皇后便听羽烟说皇上昨夜于凤阳殿留寝,促膝长谈,不免有些怒火。

    “她才刚从冷宫里出来不久就开始勾引皇上了,当本宫是摆设吗。”

    羽烟为皇后斟了一杯茶“娘娘,气坏了身子不好,现怜荣华有了身孕且在椒房殿内,理应皇上会来看荣华,那娘娘你就能借由留住皇上。”

    皇后一听觉得说得也对,便吩咐下去备好晚膳。

    同于椒房殿的浣纱最近一直被容若姑姑说不能动了胎气便什么都不准做,导致长胖了不少,这一天傍晚浣纱躺在容若铺着厚厚毯子上打盹。

    迷迷糊糊之间,听见容若轻声的喊道:“娘娘,皇上来看你了。”

    浣纱突然惊醒,看见站在一旁的皇上,忙起身迎接“参见皇上。”

    刘肇扶起她:“你有孕在身,不必多礼,朕也有许久未见你了,今特地来看看你。”容若立马扶浣纱坐好。

    “怜儿最近可还习惯,腹中皇儿还好?”刘肇伸手放在浣纱的小腹上眼眸一片温柔,浣纱被这样的情景惊住了。

    就算他们有过一夜承欢,他从也未露出任何表情,有着的只是帝王一般的压迫。

    可是如今,他能这样待她,也全凭腹中的孩子了吧。

    容若看浣纱呆呆的看着皇上,忙轻轻推了推浣纱“小主!”

    浣纱回过神,闪过一丝惊恐“皇上恕罪,臣妾失礼了!”

    刘肇放下在她小腹上的手,缓缓摇了摇头。这时,殿外有人通报皇后来了。

    皇后缓缓的走了进来,看见刘肇后,忙行礼道“臣妾参见皇上”

    刘肇示意免礼,入座后,皇后看着皇上说:“今日无事特地来看看妹妹,没想到皇上也在这里。”

    刘肇看着羽烟手中的东西:“皇后倒是有心,不愧为朕的后宫之主,怜儿交给你朕甚是放心。”

    皇后莞尔一笑:“皇上夸煞臣妾了,管理后宫照顾妹妹本来就是臣妾份内之事。”

    旁边的浣纱一言不发,皇后来看她,不过是因为皇上在这里罢了。

    “皇上想必也饿了,臣妾刚好备有晚膳,不如去臣妾宫中用晚膳可好。”皇后看着刘肇,一副贤淑的模样。

    刘肇想了想,随后点了点道:“皇后真是善解人意,朕刚好有些饿了。梁丘,去椒房殿。”

    “恭送皇上,皇后娘娘”

    容若回到屋内时看见浣纱在那傻笑“娘娘,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还是怎样?”

    渐渐的浣纱脸上的笑容化成痛苦的神色:“姑姑,你说我腹中的孩子究竟是什么?她们争权夺宠的工具?”

    容若姑姑难过的看着她,喉头哽咽,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将她搂进怀里。

    面对一桌的山珍海味,玉食珍馐,然而刘肇却不怎么动筷子。

    见此,皇后拿起瓷碗盛了些鸡汤递给他:“皇上,臣妾今炖了鸡汤,你喝点暖暖身子。”

    刘肇接过她手中的鸡汤喝了一口赞道:“皇后手艺还是和以前一样好,这鸡汤味鲜不腻,好喝。”

    说完,便一口饮尽。

    皇后欣喜的看着他“好喝那皇上再来一碗吧,臣妾特意放了些人参,给补身子呢。”

    刘肈止住了皇后要继续盛汤的动作:“朕饱了,今日奏折较多,就先行回宫了,皇后操劳了。”说完,他便起身向门外走。

    皇后不得不起身“恭送皇上。”

    看着皇上的软轿消失在门口她坐回桌上,羽烟小心的问:“娘娘还吃吗?”

    皇后气道:“都给我撤下去!”

    闻言,一众宫人便进殿,将桌上的饭菜全部都撤了出去。

    “让萧美人过来。”皇后一脸不悦的吩咐道。

    旁边的卢子闻言,小心翼翼的应道:“喏”

    萧美人来时,早已经听卢子说明了情况。

    见皇后斜躺在软榻上,缓缓劝道:“娘娘,莫气,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不是还有荣华这颗棋子吗?”

    皇后摇了摇头,担心道:“荣华毕竟是邓绥的心腹,如何让她站在我们这边。”

    说完,皇后似头疼,扶着额头一脸疼痛难忍的模样。

    萧美人笑笑:“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想让自己孩子有个好的前程?何况皇上对这个孩子挺器重,只要孩子在我们手上,还怕怜荣华不乖乖就范?”

    闻言,皇后坐起来:“你有何良策?”

    “娘娘放心,臣妾自有良策。这事儿就交给臣妾吧!为娘娘分忧是臣妾的本分。”

    见萧美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皇后不禁蹙眉。不过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只能让她一试了。

    …………

    转眼冬月已至,椒房殿内的浣纱打了一个寒颤,“姑姑,这天是不是变冷了。”

    时间过得真快,她摸了摸自己隆起的小腹,已经三个月了吧。

    容若姑姑看了看窗外下着的小雪,细心的替她压了压被角“小寒时节了,你注意点,别受凉了。”

    傍晚时分,凤阳殿中邓绥看了看窗外“香菱,晨起时我细细嗅到一缕梅香,是不是院里梅花开了。”

    香菱推开门去院子里不久带着几支梅花回来,开心的说:“娘娘,你看这梅开得多艳,衬着院里的雪特别好看。”

    香菱把插着梅花的花瓶放在邓绥面前,邓绥放下手中的书嗅了嗅:“我们折几支好看的梅花,明天给浣沙送点去,让她也能看见咋们凤阳殿的梅花。”

    香菱把花瓶放回原处,替她押了押身上的毯子:“娘娘,你这几天都看了好几天的书了,书有什么好看的。”

    邓绥笑着翻了页:“这你就不懂了,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也有句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闻言,香菱一头雾水:“娘娘,你知道我不懂这些的,就不要逗我了。”

    邓绥放下手中的书:“睡吧!时候不早了。”

    香菱一头雾水收拾完后,便退了下去。

    …………

    昱日一早,椒房殿偏殿中容若姑姑端了一碗安胎药从门外走进来:“小主,药来了,趁热喝了吧。”

    “姑姑,我才吃了些栗子糕,这药实在喝不下。”浣纱委屈的撇嘴。

    看着那碗黑乎乎,还冒着热气的汤药,她实在喝不下去。

    “行了行了,都要做娘的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气,我给你拿点蜜饯去。”容若无奈的看着她,笑道。

    浣纱点了点头,乐着说说:“谢谢姑姑,姑姑最好了。”

    在这后宫中,除了长姐就只有容若姑姑对她最好了。

    不知何时萧美人走了进来,见浣纱捏着鼻子,仰头喝药不禁嘲讽道:“看来荣华这阵子调养的很好啊,圆润了不少看起来气色也好了很多啊。”

    浣纱起身微微还礼:“姐姐说笑了,姐姐来时也不通知一声,怠慢姐姐了。”

    萧美人傲慢道:“不不不,怎敢说怠慢呢,我这次来呢是有事相求,不知荣华答应否。”

    浣纱心里一咯噔:“姐姐所求何事?”

    萧美人凑近浣纱,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一会就离开了。

    “希望荣华慎重考虑,姐姐这就不叨扰了。”萧美人带带着得意的笑容离开了。

    容若进来时看着门外说:“怎么啦?”

    吓得浣纱立马把手中的东西塞到被子下一脸紧张。

    容若端着蜜饯看她脸色不好担心的问:“脸色这么差,要不要请太医令来瞧瞧?”

    浣纱摇摇头:“姑姑我没事,就是突然有点闷,过会就没事了。”

    容若将信将疑的看着她:“你不舒服一定要说,拖着不好。”

    “浣纱姐姐,容若姑姑,我给你们送花来了。”

    就在这时候,香菱抱着几只新鲜的腊梅,隔着老远,便大声喊道。

    容若一听是香菱来了,立马开门一看,香菱捧着大束梅花,煞是好看。

    “院里的梅花开了?真好看,小主你看院里的梅花开了。”容若接过香菱手里的花,把花递给浣纱。

    浣纱看着手中的花出神,过了会儿她对容若说:“姑姑,好久没回凤阳殿了,院子里梅花都开了,闲着也是闲着,给我找件披风,去瞧瞧把。”

    香菱一听高兴极了,拉着浣纱的手道:“太好了,我回去告诉娘娘,给你多准备好吃的。”

    说完香菱就先行回到凤阳殿,容若也去找披风去了。浣纱摸出藏在被子中的娃娃想到刚才萧美人说的话犹豫着要不要这样做,同时手抚上凸出来肚子,紧了紧手中的娃娃。

    “长姐,对不起,我不能拿这个孩子冒险,他还小,我一定要生下他。”浣纱脸上神情痛苦。

    容若拿来披风为浣纱系上,两人走向去凤阳殿的路上,在她们经过的假山后面,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