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一章 入住椒房殿

作者:乔慕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久之后穆勒领着杨太医到园子里,杨太医对着邓绥和浣纱行礼:“昭仪娘娘,怜充依。”

    见太医令后邓绥手缓缓一挥:“杨太医,你且看看充依身体如何。”

    “喏”

    杨太医坐在穆勒端来的木凳上,“小主且伸出右手让老臣看看脉象。”

    浣纱轻轻搭在杨太医的手垫上禁张的看着他,容若姑姑握着她的手拍了拍。

    “杨太医可诊出什么?”邓绥看着他问道。

    杨太医极快的退后对着她们行礼到“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充依这是有身孕了。”

    闻言,容若开心的道:“真的?太好了!”

    邓绥也是又惊又喜,她对着太医说“杨太医,此行麻烦你了,但充依有孕之事且不可外扬。”边示意穆勒。

    “老臣谨记娘娘吩咐,老臣告退。”说完穆勒带着杨太医出去了。

    太医令走后,邓绥抓着浣纱的手说道:“太好了,你有孩子了,我也要跟着当母妃的人了,我等会就让人给你带些补品,你呀可不能亏待了孩子。”

    说着邓绥还伸手轻轻摸了摸浣纱的肚子,浣纱也是喜极而泣点了点头。

    邓绥回到凤阳殿忙着怎么给孩子准备好东西时,邓绥召太医的消息传入了皇后的耳中。

    “娘娘,今个我看那凤阳殿的穆勒一个劲儿的高兴,估摸着会不会是有什么喜事吧。”皇后身边的一个内侍卢子提醒道。

    皇后转着手上的玉珠“那杨太医可透露什么消息了?”

    卢子想了想,摇头应道:“杨太医只说是常例看病,也没透露多的消息,估计是封了嘴的,娘娘莫不是怜充依有孕了?”

    皇后转玉珠的手一顿,卢子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大殿里一股沉重的压抑气氛弥漫着。

    过一会皇后才缓缓转笑:“这样也好,皇上又多了一个子嗣,本宫身为后宫之主可不能亏待了这个孩子,一会儿给本宫把近些进贡的燕窝带些过去看看充依。”

    “喏”卢子应了声,便快速的退出了大殿。

    皇后垂着眼睑,看不清楚神色,只是手中的玉珠一摔,玉珠破碎的声音吓得旁边的宫女皆寒颤了一下,头也不敢抬。

    “滚出去,都滚出去,都给本宫滚出去。”皇后指着门大吼,众宫女扶了扶礼极快的撤离了大殿。皇后旁边的贴身宫女羽烟给皇后端上一杯茶轻声说到:“娘娘,你也别生气了,充依这个孩子咱不能亏待就好好对她。”

    皇后想了想,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

    “娘娘,或许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只要你拉拢充依利用孩子让她们反目成仇,我们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

    皇后喝了口茶,眼眸中充满着算计,缓缓点了点头。

    于偏殿的浣纱坐在桌前看着平坦的小腹是欣喜又惧怕,她不是不知道这深宫中的残酷,在长姐孩子被陷害的时候她就知道这深宫中孩子代表着什么,一是地位,一是死亡。

    她不知道凭借自己卑微的身份,能否保住这个孩子。看她神情紧张,容若在旁边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姑姑一定会服侍你平安生下小皇子的。”

    “姑姑,谢谢你。”浣纱微微一笑。

    “小主,皇后娘娘来看你了。”门外的小石子说道,容若和浣纱对视了一眼。

    “请娘娘进来。”

    容若和浣纱出门迎接“参见皇后娘娘,臣妾迎接来迟,请娘娘恕罪。”

    皇后忙笑着扶她起来“妹妹不必多礼,快请起。”

    浣纱对着容若说“姑姑,备茶。”

    容若扶了扶礼便去备茶,浣纱领着皇后到殿内,皇后坐在软椅上说:“妹妹最近气色甚好可是有什么喜事?”

    浣纱笑了笑:“皇后娘娘说笑了,我看娘娘才是,神采奕奕的。”

    容若姑姑端着茶上来放在桌上,皇后便吩咐她退下,容若看着浣纱点了点头退出了殿内,一脸焦急,希望不要出什么事。

    皇后看到浣纱下意识的用手遮住小腹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后对着旁边的卢子示意“这是今日进贡的燕窝,皇上特地赏给本宫补身子的,今日特地给你带了一些补补身子,毕竟你也有孕在身。”

    闻言,浣纱一惊,皇后怎知道她怀孕了?难道是太医走漏了风声?

    顾不得那么多,浣纱忙起身行礼“多谢皇后娘娘好意。”

    皇后扶着她:“你有孕在身,不必多礼。”

    随后皇后拉过浣纱的手笑眯眯的说:“妹妹,你有孕在身,皇上可知?”

    闻言,浣纱惊住了,不由得摇摇头。

    “现你有孕在身,住着偏殿也不合适,对孩子也不好。过几日本宫向皇上请旨让你住入本宫的椒房殿可好,也方便有个照应。”皇后看着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听说要搬到椒房殿,浣纱暗知不妙。皇后虽然表面和善,可是浣纱知道皇后并非那样简单。

    “不用了,臣妾谢皇后娘娘关怀。不过臣妾在这里住习惯了,不想……。”

    还没等她说完,皇后便笑着摇了摇头“妹妹不必客气,本宫以后也是这孩子的母后,当然要好好照顾他。就这样定了,妹妹也不用准备些什么,椒房殿什么都有,方便妹妹安胎。”

    又闲聊了几句,皇后便起身说是时辰不早了,让浣纱好好调养回到了椒房殿。皇后走后浣纱坐在椅子上失神。

    容若看着浣纱呆呆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担心道:“娘娘,可有哪不舒服。”

    浣纱回过神看着容若“姑姑,皇后娘娘让我搬去她的椒房殿,肯定是没安好心的,我……我怕……。”

    容若心疼的抱着浣纱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不会的,有昭仪娘娘在,她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但是懿旨难违,我们不得不去。”

    几日过后,皇上颁布一道口谕,因怜充依身孕龙嗣,封为四品荣华,入住椒房殿。

    这消息一出,后宫一片喧闹,一下升四品还入住椒房殿。想原来昭仪有孕都未入过椒房殿,可见皇后和皇上对这怜荣华的宠爱,各宫嫔妃一个个都带着礼品去椒房殿看浣纱。

    凤阳殿里的邓绥听着穆勒带来的消息眼眸中万千思绪,最多的还是惭愧。可是皇上都下了圣旨,她又无可奈何。如果执意去求皇上收回成命,到显得自己不识大体,不知好歹。

    香菱看着一脸愁绪的邓绥担心的问:“娘娘?你……没事吧?”

    邓绥笑了笑:“能有什么事,浣纱官升六品入住椒房殿不是很好吗,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你们准备准备,我们等会去看看她。”

    香菱和穆勒默默对视了一眼,知道她心里难受,也不再多说些什么。

    邓绥慢慢转着手中的茶杯,浣纱,终究是我害了你。

    椒房殿的浣纱接见一批又一批的人,旁边的容若担忧的看着她“小主,要不今天就不要接见了吧,我怕你身体吃不消啊。”

    “没事的,姑姑,我可以的。”浣纱笑了笑。

    她刚刚晋封,若是如此怕是又有人搬弄是非,说她眼高于顶了,就在这时候门外内侍来报萧美人和祺良娣求见。

    浣纱整了整服饰,轻声道:“快请进。”

    萧美人和祺良娣刚走进大殿,萧美人就笑着说:“这充依一下变成了荣华,我这可是有点不习惯呢。”

    说完,萧美人极不情愿的附了附身,算是行礼。

    浣纱礼貌的回道:“姐姐说笑了,日后还靠姐姐照应呢。”

    萧美人装一脸惊吓的样子:“荣华莫这么说,日后还靠荣华照顾呢,妹妹现在有了身孕还入住椒房殿,姐姐说句笑话,说不定哪天还能位升昭仪呢,你说是吧,祺良娣。”

    祺良娣点了点头,微微笑着附和道:“是啊,母凭子贵嘛。”

    浣纱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昭仪求见,浣纱忙起身出门迎接“参见昭仪娘娘。”

    萧美人一脸不情愿的也起身行了行礼,邓绥权当做没看见扶起浣纱,带她入殿内。

    “既然荣华今日忙,那么我们下次再来探望。”说完萧美人和祺良娣行礼退下。

    邓绥见其他人都走了,拉着浣纱的手一起坐在软榻上,问道:“你还习惯吗,身体怎么样,有好好喝药吗,有没有太医?”

    浣纱握住邓绥的手说:“长姐,我没事,我住这里挺好的,放心吧。”

    邓绥舒了口气:“那就好!”

    容若替邓绥抱来小火炉,边笑道,“娘娘你放心吧,有奴婢在呢。”

    闲聊一些家常后,时间也不早了,邓绥让容若带浣纱去休息后,自己也回凤阳殿去了。

    路上香菱问邓绥:“娘娘,你在想些什么?”

    邓绥缓缓走在路上,虽然小路上雪已经扫干净但下着的新雪又铺上了一层白色的薄毯。

    “这雪真白。”穆勒和香菱面面相觑不懂邓绥在说什么。邓绥看着前面的足迹被雪一层层掩盖,笑了。

    大雪掩盖了所有的污秽,留下了一个洁白无暇的世界。

    邓绥坐在灯下看着书,香菱替她挑了下灯“娘娘,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

    邓绥翻了一页说:“香菱你去休息吧,我再看会书,这里刚好讲到精彩之处。”

    闻言,香菱没办法只好先去休息,刚好开门见到皇上带着梁丘在门口。正欲准备行礼梁丘制止了她,皇上挥手让她下去,香菱扶了扶礼退到了门外。

    梁丘见皇上进了屋中,轻轻带上门,拉着香菱到另外一边去。

    香菱好奇的问:“今天没说要娘娘侍寝啊?”

    梁丘笑着说:“皇上宠幸娘娘,你这丫头不高兴吗。”

    香菱摇了摇头,忙解释道:“没有没有,公公你可别这样说,我就是高兴的有点过头了。”

    梁丘也不逗她了:“今个皇上说睡不着就说要到这凤阳殿看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行了行了,咱们也不掺和了,走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