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五章大结局(下)

作者:洛山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滋滋!

    北平府火车北站,一辆长长的、白色的列车,在铁轨之上缓缓停稳。

    此刻的北平府火车北站,特灵开出了一条直通站外的站台,站台上没有其他的百姓们,只有五百多名身着迷彩、全副武装的大明兵卒,以及三辆大明研制出来的最新型轿车。

    啪嗒一声轻响,列车中间靠前的位置,一节火车门突然打开。

    随后从车厢里走下来一队同样身着迷彩,全副武装的兵卒。

    只是与外头站台上的兵卒们不同,这些人一个个面色冷峻,一个个警惕地四下扫视着,浑身的精神紧绷,好像随时要动手一样。

    “这巡察使当的,一当就是三年,每次回来,变化都挺大的!”

    唇上蓄了浓密的胡子,看起来不过三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一脸感慨地站在站台上,“玄,怎么样?你在南京待得时间长了,北平城的天气还适应吗?”

    “父王,北方的天气相比起南方来,自然是干冷了一些,不过就这种程度,孩儿还是能马上适应的。”一个身形消瘦,面容清秀的少年郎,从青年身后挤了出来,“父王,自从前年迁都之后,您这是第二次来北平府吧?”

    玄,父王?

    感情这对父子,是朱松和朱玄啊!

    “嗯。”朱松点点头,“就是迁都那一年来过一次。对了,这北平城,还有咱的宅子呢,只是这几年,你母妃和两位姨娘,又给你生了三个弟弟妹妹,身子骨还没恢复过来,这宅子就一直空置了下来。”

    “父王,这次咱们从欧洲回来,也算是完成了四皇伯的任务了,便好好置办点东西,搬进宅子去吧?”朱玄出声问道。

    “嗯,你拉安排好了。”朱松很无耻地当了甩手掌柜。

    今年正是永乐十二年,当年接了朱棣巡察使的任务之后,朱松就直接离开了南京城。

    与此同时,火车也终于下了生产线,早就安排人修建的铁轨总算是派上了用场,长长的火车,从南京城一路铺到了广州,同时也开始向着东北方向修建铁路。

    在建造火车的同时,整个大明的地形图早就已经被勘察了出来,所以铺设铁轨的道路早就已经被清理了出来,剩下的只是按部就班地铺设就是了。

    永乐九年,北平府传来消息,北平城皇宫已经修建完工,同时属于各位亲王、大臣们的宅子也已经建造完成。

    此时,火车也已经开通了北平的通路,于是朱棣决定,迁都!

    声势浩大的迁都开始了,足足动用了一百多火车皮,来运送各种东西,短短的两个月时间,迁都竟然就完成了。

    北平自然就成了大明的首都,南京城则是陪都。

    迁都的时候,朱松回了一趟南京城,顺道带走了自己的大儿子朱玄,随后就去了北平府。

    这两年的时间里,朱玄也争气,不仅武学突破到了暗劲后期,各方面的能力也很突出,在欧洲以及非洲之地创下了赫赫声名,就连大明境内的百姓们,都知道韩王府的小王爷,颇为贤明。

    朱松也乐得这样,直接就将许多事情丢给了自家儿子,小家伙不过十四岁,你说他能不抱怨自家老爹吗?

    抱怨归抱怨,你磨吩半天,最后还是得听朱松的,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去干。

    “那行,父王,不过母妃还有姨娘那里得您去说。”朱玄点头应了下来,“我可劝不动她们。”

    朱松点点痛殴,一边往小车的方向走,一边道:“这回说什么我也不走了,转玩欧洲和非洲都花了三年,玄啊,回头你就去和你四皇伯纳去哭,我就不信了,他忍心瞧着你跟着我受苦?”

    人都是儿子吭老爹,他这可倒好,直接开始坑儿子了。

    朱玄似乎已经习惯了朱松的无耻程度,很干脆地不去搭理他,脚下也叫快了步伐。

    来到站台听着轿车的位置,朱玄刚准备为自己的父亲拉开车门,这个时候,嘈杂的声音传了过来:“下官见过韩王殿下,见过小王爷……”

    这是五个身着官袍的家伙,看他们的样子,应该全都是大明的官员。

    “诸位免礼吧。”朱松走到近前,摆手道:“是万岁让你们来的?”

    “启奏王爷,下官等俱为户部官员,此次前来迎接韩王殿下与小王爷,亦是奉了万岁爷的命令。”五人中最前头的那个回答道,“万岁爷吩咐,接您与小王爷直接去宫里,万岁爷已经准备好了酒宴,为您与小王爷接风。”

    “嗯,倒是辛苦你们了。”朱松点点头,直接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滋滋!

    三辆轿车启动,缓缓朝着车站之外而去。

    ……

    “万岁爷,海大人他们已经将韩王殿下还有小王爷接回了皇宫!”

    皇宫,类似南京皇宫暖阁一样的地方,朱棣正低头批阅着奏章,这时候,郑和走了进来,向朱棣禀报道。

    ??郑和还是之前的那副模样,除了发型有点变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哦,这么快?”朱棣有些惊喜地说道:“快,快传他们进来!”

    不过盏茶的功夫,朱松就带着朱玄走了进来,朱玄的手上还拿着个精致的小盒子,也不知道里头装得是什么。

    “臣弟朱松见过万岁!”

    “臣侄朱玄见过万岁!”

    两父子中规中矩地向朱棣行礼。

    “哈哈哈,请起,快快请起!”朱棣哈哈大笑着迎了上去,“松弟,玄,你们俩这一走就是一年的时间,当真是让朕想得好苦啊!”

    “皇兄,这三年多的时间,臣弟总算是将欧洲和非洲给巡查完了,再有外出任务,你可别找臣弟了。”人朱棣说得多煽情啊,朱松可倒好,直接给人怼了回去,典型地不会聊天嘛。

    “呃……”朱棣被朱松噎了一嗓子,脸上难得闪过尴尬之色,“行了,行了!几大洲的事务,已经步入了正轨,你现在想休息多长时间修辞多长时间,朕绝对不会打搅你的!”

    “那就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朱松夸张地抚了抚胸口,往后一摆手,道:“玄,把之前准备好的东西,给你四皇伯。”

    “是。”朱玄顺从地应了一声,直接把手里的小箱子交给了朱棣。

    “这是什么?”朱棣好奇地问了一句,同时打开了那盒子,发现里面是一支漂亮的黑色手.枪,手.枪为9mm口径,其样式和之前火器营研制出来的54式差不多,不过在这性能方面却是大幅度提高了起来。

    除此之外,在枪的旁边,还有一小盒金黄色的子弹,大概一百枚左右。

    一瞧见这把枪,朱棣就喜欢上了,直接掏了出来,在手上尝试了一下。

    火器营的火器,只要出了精品,绝对就会忘皇宫里头送,从最开始的火铳,一直到之前的54式手.枪,朱棣这里都有特制的精品,并且他单独开了一个秘库,用来摆放这些珍贵的火器。

    每隔一段时间,朱棣还会从秘库中挑一两样武器出来,找地方去试靶,到现在,虽说称不上是神枪手,但二十丈之内百发百中,爱是没问题的。

    所以,对于大明的各种火器,朱棣也可以说是门清。

    枪刚一上手,朱棣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松弟,这枪?”

    “嘿嘿,这东西可是火器营最新研制出来的,因为所选用的材质不同,所以它的性能比之它的前身54式,强得可不是一星半点。”朱松颇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四皇兄,这把枪叫做92式,可以说是咱们大明,自有火器营以来,最先进的火器!”

    “好东西,好东西!”朱棣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手中的小巧枪支,道:“这东西的产量如何?”

    “一支!”朱松伸出了一根手指,“就这么一支!”

    “有心了。”朱棣点点头,可是回头一琢磨,这事不对啊,“小子,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嘿,四皇兄你可别冤枉臣弟。”朱松立马叫嚷了起来,“你这一个巡察使的任务,我一干就是三年,这好容易巡查完了,回来了,你还想打发我出去干活不成?”

    “就这事?”朱棣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行了,行了,眼下除了咱们大明本土之外,其他大洲的建设也已经步入了正轨,也用不到你了,你愿意好好休息就好好休息吧。”

    “有你这话就成了。”朱松放下心来,总算是不用去干活,往外跑了。

    “怎么样,这次打算在北平开府吗?”朱棣将枪放回锦盒,问道:“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当年你向朕要了两块地,分别在南京和北平府,而今,北平的韩王府也建成多年了,难不成你还要回南京城吗?”

    “南京还是要回的,毕竟妙妙她们都还在南京,我总不能将他们丢下不要吧?”朱松搔了搔额头,“等我回南京城住一段时间吧,就把玄留在这边好了,王府的布置,都交给他了。”

    “你倒是会当甩手掌柜。”朱棣没好气地瞪了朱松一眼,“也罢。玄,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四皇伯说,”

    “四皇伯,侄儿没什么想要您要的……”朱玄想了想,道:“只是您能不能赏赐给侄儿一个牌子,能够随意出入工部,并且能够命令工部的匠人们。”

    “小事尔。”朱棣点点头,对郑和道:“郑和,去将七部的牌子拿过来。玄,有了这牌子,你就能随意调遣七部的人,你拿去吧。”

    “谢四皇伯赏赐。”朱玄很干脆地接过了金牌。

    “行了,今儿晌午,你们爷俩也别走了,就陪朕好好喝一顿酒吧。”朱棣拍了拍手,“郑和,你去吩咐御厨准备一些药膳,别忘了告诉他们,就说汉王来了,他们就知道做什么膳食了。”

    “是!”郑和躬身退了下来。

    ……

    在北平城停留了有一个月的时间,朱松就直接丢下儿子,带着自己从欧非带回来的东西,回了南京。

    南京外的韩王府,已经收到消息的徐妙锦她们,直接等在了门口。

    一大家子人热情地打着招呼,朱松就直接回了大厅,将那一箱箱的东西搬了进去,打开来,珠光宝气地让众人挑选。

    甭管是徐妙锦、徐婉君、宋茗琳,还是白福、刘长生、韩青山他们,几乎韩王府的每一个人,就连那些进府好多年的仆人们,都被朱松发下了奖赏。

    就这样,朱松悠闲的日子来了。

    府上的孩子们很多,朱松每日的生活就是陪陪媳妇,带带孩子,要不然就是带着一些护卫,去打猎,去游玩。

    一直等到半年之后,小家伙才从北平城传来消息,北平府的王府已经装潢好了,该准备的东西也准备齐全了,是时候迁府了。

    特意找人算了算日子,韩王府开始了浩浩荡荡的迁府工程。

    包括那些贵重的物品,府库里的各种宝贝,朱松需要的某些东西,以及韩王府的仆从、部分府卫。

    毕竟,南京城这边的王府也需要有人守护,再加上韩王府的府卫们,有许多在南京城中都已经娶妻生子,并且还有各自的府宅,他们有一部分人是不愿意离开的。

    朱松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主子,既然有人不乐意走,那留下他们看守南京的两座王府也就是了,也省了再去麻烦其他卫的兵卒。

    从南京城上火车,一直到北平城,大概需要四日左右的时间,六趟火车,不眠不休地跑这条西安,来来回回地走了三趟,才总算是将南京城韩王府的东西,全部都搬到了北平韩王府。

    就这样,朱松便在北平城定居了下来。

    ??……

    ??时间飞逝,永乐二十二年五月,大明第三位皇帝,太宗朱棣退位,谥号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简称文皇帝。

    比较有意思的事,和朱松前世的记忆不同,这一世的朱棣并没有在退位的这一年去世,而是做了太上皇,每日的生活比朱松还要悠闲。

    也就在朱棣退位的同时,大明第四任皇帝朱高炽继位。

    朱高炽为人宽厚,为政开明,在位期间大力发展工商业,同时还平反了许多冤狱,废除了许多的苛政。

    最值得一提的是,大明行各业兴盛发达,整个世界包括南北极都被大明彻底纳入到了统治之下,可以说全世界都有了明人的足迹。

    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与大明作对,大明的威严在全世界都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任何人胆敢违逆。

    与朱棣的情况一样,因为朱松的干预,朱高炽并没有因病而亡,反倒是身体壮如牛,十个月的皇位,对于他而言,根本没有压力。

    ……

    转眼又是五年已过,在山东承宣布政使司,临近登州的方向,有一座不太起眼的小岛。

    小岛的面积并不大,只有十里方圆,岛内格局错落有致,有苍翠充满生机的山林,有绿草满布的平原,有清亮见底的湖泊,还有高高耸立的山峰。

    在小岛的湖泊边上,有一座充满着大明风格的庄园,庄园外有兵卒在守卫,瞧庄园内隐藏起来的炮口,明显装备着重火力武器。

    此刻,小湖畔的凉亭里,有两道身形,斜躺在晚霞之下。

    两人全都身形健硕,只是有一个两鬓已白,看起来六十多岁,另外一个却是双鬓斑白,处于人到中年。

    两人身下是沙滩椅,在两人的沙滩椅正中,摆放着一张小桌,小桌上瓜果茶点、冷饮毛巾,倒是样样齐全。

    “四皇兄,我好容易过了几年安生日子,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啊?”中年人一脸的嫌弃,手中不停地揉搓着一对核桃。

    “松弟,朕年少在沙场征伐,将要踏入中年继位大统,为我大明操心二十多年,而今朕都退下来了,还不兴朕好好休息休息?”

    朱棣今年七十岁,整个人虽说苍老了许多,但是身杆儿依旧挺拔:“怎么着?朕来你这养老,你还不乐意了?”

    “嘿,本来我和妙妙她们过得挺好的,你突然来横插一杠子,换成是你,你乐意不乐意?”朱松立马吹胡子瞪眼了起来,“当年我说给你在岛上建个宅子,你便不要,现在又跑过来蹭住,我还不想伺候你呢!”

    朱棣早就已经不管朝中之事,虽说挂着太上皇的头衔,可也就是个头衔,朱松可不怕他。

    “你小子,就是这么对兄长的?”朱棣横眉竖眼地说道:“告诉你,来你这是瞧得起你,谁稀罕你这啊?”

    “不稀罕你走啊?”朱松一指登州的方向,“那边,码头在那边,快走!”

    “嘿,你叫朕走,朕还不走了!”朱棣眼珠子一转,舒舒服服地说道:“你越叫朕走,朕越不走,就在你这恶心着你,哈哈,看你能把朕怎么着。”

    “你,你这老流.氓,臭无赖。”朱松咬牙切齿地骂着,“当初你做皇帝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痞子性呢?”

    “你小子也好不到哪去。”朱棣看都不看朱松,“当初那些恶心的主意,都是你帮着朕出的,别把自己个撇得那么干净。”

    “你特么……”

    霞光下,一老一中,躺在椅子上开始了口水战,天穹之上海鸥飞翔,海风飘摇,浪花激荡间,讲述着一个关于大明的故事。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