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 134 部分

作者:三月江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一个不免也得拿起脚就走。虽然心中都是不舍。也只能远远张望几下背影。或是隔墙听几句笑语。饶是端卿稳重。这十来天也是度日如年。每日对月长叹。恨不得明天就将喜事办了。

    如此望眼欲穿地熬着。好容易良辰吉日到了。林家二老爷既是亲戚又是媒人。提前五六天便带着家眷来了。住下后对乡邻、风物都是赞不绝口。只恨没有一同迁居。过后两三天。宾客陆续来到。家中房舍不够。只得向乡里地大户人家借地方。邻居见他们排场既大。人物又都整齐有礼。无不乐意为他们腾挪。两家只借住这一条不免又欠下人情。干脆又制了一批喜帖。将邻居们也遍发了。

    新婚当天。两家因住地太近。将人从东抬到西未免太过简单。索性轿子从林家出来便绕城转了一圈。端卿骑着高头大马。穿着簇新地吉服在前领路。这一番地志得意满。比当初高中解元还欢喜十倍。一路上想着若茗地笑脸。乐得连装喜糖地袋子都拿不牢。才出门便撒了一地。慌得豆丁飞也似地跑回去又取了几袋。

    叶水心和林云浦心满意足,况且内中又有黄夫人、黄杏娘和忆茗照应,诸事不必操心。于是放开怀抱大笑大吃,竟是一事不闻一事不管,黄夫人一时操心席上菜蔬不够,一时要张罗舞狮,一时又要接待宾客,忙到极时又笑又怒。啐道:“这样大好日子,咱们忙地连儿女都见不着,他们倒好。一味高乐不

    黄杏娘笑道:“说不得,咱们挣命罢了。只是你娶了媳妇。今后凡事都有人帮忙,我却是打发走了女儿。今后少一个帮手,比起来我比你更凄惨呢!”

    说地黄夫人也笑了。忙道:“一家子骨肉,还分什么嫁呀娶呀,这婆家跟娘家只隔了一道墙,爱去哪儿便去哪儿,我绝不拦地,不信你看忆茗,他们小两口单守在一处过,我不也没说什么不是?”

    说地忆茗红了脸,羞道:“妈若是这么说,我们明天就家来住吧。”

    黄夫人笑道:“别,你们小夫妻正是难舍难分,我怎么能当碍事的恶婆婆?”

    李才家地在旁凑趣道:“一年半载生下个胖小子,小两口就不得不回来求婆婆照顾啦!”说的忆茗越发羞地抬不起头。

    这边乡下的小孩子早凑成一堆商议着要去闹洞房,又有自告奋勇躲在床底下偷听的,绣元在旁边听见了,慌忙来找豆丁,两个人生怕小姐吃亏,一左一右把住洞房门口,前面又派了观棋把守,恰如门神一般,一个小孩子也没放进去。

    若茗进门后独自坐在喜幛中,又羞又喜,只垂了眼帘瞧着地面,大气儿也不敢出一声。向晚时才听见端卿脚步虚浮地踏了进来,早有喜娘递上秤杆,若茗从障面底下瞧见秤杆的尾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却半天不见动静。正在疑惑,忽听端卿道:“叶端卿何德何能,今生得与妹妹相伴,老天待我何等之厚!”

    若茗只觉鼻子一酸,忍不住便要落泪,想起正是好日子,忙又忍住,忽觉眼前一亮,盖头已经掀起,珍珠障面摇摆的缝隙中,早已瞧见端卿熟悉、亲切的面容。

    端卿乍见美人,恍惚如在梦里,况又多喝了几杯酒,眼花地难忍,忙揉了揉眼,仔细一看,可不是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个人吗?如今她一张俏脸笼在红烛光晕里,神情亦喜亦悲,越发令人心旌动荡,难以割舍。端卿情不自禁,脱口说道:“今日得与妹妹成亲,叶端卿心满意足,今后定当一心一意对待妹妹,此生绝不相负!”

    若茗含泪带笑答道:“此生绝不相负。”

    喜娘见他们说情话,忙忙退下,只剩下豆丁与绣元两个守门的一句句听地真真切切,无不捂着嘴偷笑。又听见里头端卿的声音道:“今朝花正好月正圆,如此良辰美景,怎能辜负?”跟着是倒酒地声音,豆丁大着胆子偷眼一看,两人交叠了右臂,正在喝交杯酒,端卿含情脉脉的目光看地豆丁也觉脸上一热,忙低声招呼绣元:“快看,姑爷跟小姐喝交杯酒呢!”

    两人正偷瞧得有趣,忽然扑扑两声红烛吹熄,跟着是帘钩与帐子上的挂地金压枕相碰发出的清脆声响,豆丁捂着嘴笑道:“歇了,歇了!”

    绣元红着脸吃吃笑个不住,忽然想起从前若茗教过的诗,岂不正与眼下的情形相符?忍不住念出声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豆丁撇嘴悄声道:“就你会念,难道我不会么?”探头向里,高声念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跟着咯咯一声笑,扯着绣元跑了出去,绣元百忙中反手一勾,五彩盘花帘应声落下,将洞房遮了个密不透风,此时纵然满室春色,却非外人所知了。

    (全本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