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八十八章人间正道是沧桑

作者:然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如果我的描述会让你惊讶,那么就请你惊讶的继续将这篇游记读下去。因为我敢保证,我看到的都是事实。

    这是一个黄金和白银堆砌的国度,这是一个利用宽敞而笔直的大道沟通各个城市、利用漫长而鬼斧神工的人工运河而将整个国度南北串联起来的伟大王朝。他们称呼自己为“明”,拥有太阳和月亮的王朝。当游览过这个王朝的大部分山河之后,我觉得他们非但没有夸大,反而很是谦虚了。

    沿海的码头上来往的船只,比我在欧洲任何一个码头见到的都要多、都要庞大。甚至可以换句话说,所有欧洲港口的来往商船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这个国家一个大港口的船只多。至于这些船只到底有多大,我想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能粗略的进行比较,或许四五条欧洲地中海常见的商船加起来有其一个那么大。

    当然你以为这个国度、这个屹立于东方令我赞叹不已的王朝真的只有白银和黄金以及炫目珠宝、真的只有这些商船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这个王朝还有更多让我想都不敢想的事物。

    在大街上,你可以看到来自全世界琳琅满目的商品,真不敢想象他们的船只都到过什么地方、他们的商队又到过什么地方。作为一个商人和旅行者,我可以郑重的对你们所有人说,这里商店中卖的商品,大多数我都是闻所未闻,但是它们确确实实来自这个庞大王朝的各个角落、来自整个世界的各个角落。因此我只想说,我们欧洲人所认识的世界,并不是世界的中心,也不是世界的半数,而只是再渺小不过的一隅。

    在港口没错还是港口你还能见到一些造型怪异、体型不小但是只有少数几根桅杆的大船,它们依靠的是一种被称为“蒸汽机”的大型器械推动前进,依靠这些蒸汽机,这些大船可以不考虑风的影响,可以以比风帆更快的速度在大洋上劈波斩浪。虽然现在这样的船只不多,但是听这里的人说,这样的船只全国都在建造,并且是以每年上百艘的速度建造。我的上帝,我简直不敢想象当欧洲人的舢板遇上这些体内带着怪兽的庞然大物时候,会作何感想。

    而在城市的中心,你还会发现一幢功能奇特的建筑,上面飘扬的白底红龙旗,在这个国度里象征着生存的希望。在这里你可以付出极少的费用即使是最底层、最贫苦的人也能够支付得起,甚至国家还对这些人有额外的补助就能够治疗你身上任何的疾病。经过专业培训的医生和护理人员,将会给你最贴合的治疗,我曾经有幸进去包扎过小伤口,看着里面整洁的环境、整齐的队列还有来往奔跑敬职敬业的医生和护理,我想我到的可能就是天堂。

    不过如果你以为这就是这个国家全部的话,那就未免太小窥它了。

    在当地官员的陪同下,我有幸参观了他们的军事操练。对此我不得不说一句,这个雄踞东方的王朝已经战胜了欧洲谈之色变的蒙古人,甚至生擒了蒙古人的最高首领大汗。最初我怀疑这是真是假,但是当我看到他们的军队时候,我为自己之前的怀疑深深地羞愧。

    那些被称为“火炮”的大型火器,可以在数百米之外将一栋建筑物直接撕碎,更不要说人和车马。而那些士卒们手中拿着的“火铳”,则可以在十多米开外将人杀死。如果给我选择的话,我坚决不会站到这支军队的对立面,因为我不想自己还没有和敌人照面就已经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最让我震惊的,还是那些可以凭借热气腾空而起的热气球,这个王朝的军队可以利用这样的神奇家伙侦察敌情甚至指挥作战。整个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一支军队的弓弩能够威胁到热气球,因为他们根本突破不了这支军队的火网。

    这是一个上帝庇护的国度,不,真是不幸,这个国度并不信仰上帝。如果说他们真的有信仰,我想他们信仰的是那个在十年前带着他们从蒙古人的魔爪中杀出来并且一手开创了今日局面的大皇帝。

    他们称之为“永乐大帝”,永乐这两个字粗略解释一下就是天下万民永远安乐,这是多么美好的寓意和寄托,而事实证明这位值得尊敬、值得所有欧洲君主匍匐在地朝拜的君王,真的做到了。

    他打败了蒙古人,他开拓了海上和陆上已经荒芜的丝绸之路,他将自己的版图向南和向北拓展到比两个欧洲,不,三个欧洲还要大,他利用商船和商队汇集了天下财富,他给了整个国家的百姓以长寿的可能,他还拥有一支能够将整个世界征服在马蹄下的军队!

    而我非常荣幸,今天将会在那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拜见这位令人尊重、令人敬仰和赞叹的大皇帝,希望我从欧洲带来的微不足道的礼物以及真挚的问候能够让他有所触动。

    摘自《马可波罗游记》

    大明永乐十年,南京城,正月大朝。

    新年的气氛还没有完全散去,整个南京城早早的就已经灯火通明。御道两侧禁卫军将士森然伫立,他们手中的长枪直指向天穹。

    每年的正月大朝都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在这战火已经逐渐平息的安乐盛世之中,值得百姓期待的,也就是正月大朝中新颁布下来的命令。而事实证明这位一手开创了永乐盛世的大明皇帝陛下,从来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无论是蒸汽机的民用化还是将医疗机构从试点推向全国,每年的正月大朝都会有令人赞叹和欣喜的命令颁布出来。

    这甚至导致各地的赌场一到这个时候都纷纷开出盘口,赌今年会出台哪个方面的重要政策。因为今年相比于往年,大明各个藩属国的使者纷纷前来觐见,所以很多人都开始揣摩,已经平静了十年的大明,是不是又要对外点燃战火了?

    要知道在西洋,还有大片的土地等待着大明去征服。

    八年之前那个曾经嚣张一时的伊尔汗国虽然被大明不断的封锁和压迫已经大不如以前,但是毕竟还是存在着。只要伊尔汗国和北面苟延残喘的钦察汗国还在,蒙古这个让华夏忌惮、恐惧了足足数十年的敌人就还有死灰复燃的机会。

    所以谁都不相信对敌人从不手下留情的皇帝陛下,会允许卧榻之侧有这两个蒙古人的汗国存在。尤其是今年征召各藩属国使臣来朝,分明就是想要让各藩属国出兵协助。在陛下的眼中,藩属国的主要任务显然不是彰显天朝上国的威风,而是在大战中提供炮灰。

    而事实证明,能够从大明的征伐中得到好处并且一向不用担心失败的藩属国们,对于充当炮灰也是跃跃欲试。少不了自己喝汤并且还能从大明哪里换来补偿,顺便大表忠心,何乐而不为呢?

    “夫君,时候不早了,大臣们应该已经在宫门前面候着了。”陆婉言拾阶而上,看着站在水榭栏杆前的叶应武,“外面还有些风雪,夫君站在这里莫要受冻。”

    叶应武轻笑道:“后一句话应该是某说给你听才对。”

    陆婉言怔了一下,心中一暖。

    而叶应武指着栏杆外面说道:“婉娘,看着这风雪,某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很多很多年之前。想到了襄阳城外虎头山的那一场大雪,想到了山东和灞上某曾经带着百战都穿越的那一片风雪,想到了那一年引起合蔡镇血战以及后来北伐大战的那一场大雪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年了。时间荏苒如白马过隙”

    陆婉言缓缓攥紧衣袖看着自家夫君的背影,隐约明白他的意思。

    叶应武的手轻轻敲打着栏杆:“一场又一场的大雪降临在这世间,一年复一年。相比于多年以前,现在的这一场大雪,某可以问心无愧的说,再也没有战火灼烧华夏九州大地,路上也再也没有冻死骨。”

    “夫君!”陆婉言轻轻的在叶应武背后环住他,“夫君为华夏、为大明所做,天地实所共鉴。这一场雪,恰是瑞雪兆丰年。”

    叶应武转过身笑着抚摸着陆婉言的头发:“好啦婉娘,某要去上朝了。既然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就要倍加努力。让孩子们都早起读书吧。”

    “这个夫君放心。”陆婉言露出来一丝笑容。

    而叶应武一挥衣袖向屋子中走去:“来,帮某更衣。”

    走入暖晴阁,叶应武方才发现已经站着好几个人。见到叶应武走进来,绮琴和琼鸾一左一右拿着绣有赤龙的龙袍迎上来,絮娘有些不情愿的捧着叶应武沉重的天子冠跟在后面。

    而暖晴阁内厢,惠娘正在和格桑、赵云微说笑,赵云舒显然还在因为叶应武最后还是忍不住纳了自家妹妹而生闷气,自己坐在一边慢悠悠品茶,连正眼都不给他。

    叶应武笑着摇了摇头,这几个丫头虽然对他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是还是一大早的等在这里。

    “笑什么笑?”惠娘眼尖最先看到了叶应武的表情,“有什么好笑的!”

    叶应武脸上的笑容更胜,而小心为他系上腰带的绮琴忍不住嗔了一声:“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一点儿正形都没有。”

    “就是因为老夫老妻了,所以才没有正形嘛!”叶应武正色说道。

    惠娘哼了一声说道:“蹬鼻子上脸,照我说啊姊妹们咱们不能放过他。”

    “呦,我们小惠娘终于忍不住要造反了?”絮娘忍不住打趣道,惹得一众人纷纷笑出声。

    惠娘俏脸憋的通红,而叶应武冲着她眨了眨眼:“大家放心就是,造反是不可能的,家法伺候一阵这丫头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笑声更盛,而惠娘张牙舞爪要扑上来,却被绮琴一把揽住:“好啦,别闹了,夫君没有个正形,你也跟着他胡闹,要是把这衣服弄乱了怎么办,今天怎么说都是一年一度的正月大朝!”

    惠娘委屈的跺了跺脚,躲到赵云舒身后:“舒儿姊姊你看夫君他这么嚣张,琴儿姊姊她们也都是帮凶!”

    陆婉言她们笑的更甚,惠娘这丫头到底是聪明,知道夫君这两天一直变着花样的讨好赵云舒,所以谁都不找就跑到赵云舒背后去。赵云舒护住惠娘狠狠瞪了叶应武一眼,叶应武忍不住嘀咕一声:“还反了你们了”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赫赫威名的大明皇帝陛下却是转身落荒而逃,只留下身后一屋子的笑声。

    “百官觐见!”

    一声呼喊从紫宸殿上响起,一声一声传到宫门外。

    雪后的大明皇城平添几分肃穆,赤色的龙旗在寒风之中尽情舞动。

    在文官之首文天祥和武官之首苏刘义的带领下,文武百官浩浩荡荡走上台阶。而台阶两侧早就有禁卫军将士笔直的站立。

    紫宸殿沉重的殿门缓缓向两侧打开,而文天祥和苏刘义站在殿门外下意识对视一眼,轻轻呼了一口气,同时迈过门槛。大殿之中地龙已经烧得火热,驱赶了风雪带来的寒冷,而随着百官站定,又是一声呼和从大殿屏风后响起。

    “恭迎陛下!”

    身穿玄赤龙龙袍的叶应武大步走出,这位大明皇帝陛下,头戴天子冠冕,腰悬象征文和武的昆仑羊脂白玉、龙泉天子宝剑。目光在殿中群臣身上扫过,叶应武一挥衣袖坐下。

    “臣拜见吾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山呼。

    “诸位卿家平身。”相比于十年之前,叶应武的声音愈发沉稳而庄严。岁月洗掉了他身上的年轻和浮躁,使得叶应武身上君王应有的尊严和霸气彰显无遗,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所有人,这是大明的开国皇帝,是一手缔造了“永乐盛世”的大帝。

    虽然他现在看上去依然有些年轻,但是他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用敌人的尸体堆砌起来的。

    “宣三佛齐国、占婆国、渤泥国、婆国、德里苏丹国、莫斯科公国使者觐见!”紧接着大殿外传来一声呼喊。

    整个紫宸殿中文武百官都下意识的向殿外看去。

    一名又一名身着各式衣冠的各国使者缓缓走上大殿,还没有走入大殿,就先行了一礼,接着方才继续迈过门槛。

    一时间整个大殿上所有官员都屏住了呼吸。

    这些来自南洋、西洋、北方草原的大大小小国家、部落的使者甚至是酋长和首领本身,足足有二三百人,甚至人数已经超过了大殿上文武官员的数量。大明这些年虽然没有大战,但是通过商贸的交流、封锁,依然在扩大自己的实力,以至于除了礼部官员,恐怕朝堂上没有几个人能够数的清楚大明到底有多少藩属国。

    而看到今天这黑压压的使者,包括文天祥在内,放才意识到大明的影响力已经强大到了什么地步。这些藩属国和前宋的藩属国是贪图朝廷的赏赐有很大的区别,这些国家是真真正正的折服在大明的兵力和财力之下,文武百官相信,如果让他们为大明而战,他们会毫不犹豫。

    这些有着不同肤色、不同发色的人,身着的都是在汉服基础上进行改制的本地特色衣衫,行的都是大明的礼仪,说的都是或许不一样腔调但是根出同源的汉语

    “万国来朝,万国来朝啊。”文天祥喃喃说道,眼前这景象是十年之前的他、他们打死都不敢想象的。

    十年之前只剩下东南一隅天空的华夏,没有想到十年之后已经是天下之霸主,引万国来朝。

    不,有一个人早就想到了今天。

    “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十年之前他就让麾下的将士们传唱这首歌。

    十年之后,他做到了。

    文天祥下意识的微微侧头看向坐在龙椅上的那一道身影。

    那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孤单,却又那么的挺拔和傲气。

    在这一刻,他就是整个世界。

    叶应武并没有在意文天祥的目光,或者说整个大殿上有太多的目光在打量着他,让他根本顾不过来。这位大明皇帝陛下依旧习惯性的轻轻敲打着扶手,看着站在大殿上身影。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十年生聚,沧海桑田。

    自己终于还是做到了。

    刹那间,叶应武想到很多很多年前初来乍到时候,那冥冥之中的声音。

    “我送你青山九万里。”

    还真是秀丽雄伟的青山九万里啊。

    “华夏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我所做的,应该没有让你们失望。往事越千年,朕终于换了这人间!”叶应武喃喃说道,霍然抬头看向前方。

    他的目光穿越大殿上黑压压屏住呼吸的人群,穿越沉重的大殿殿门,看向殿外。

    天空中云雾层层。

    似有神龙,在翻云覆雨。

    大明永乐十年元月,正月大朝,万国来朝。

    同日,永乐皇帝下旨征讨伊尔汗国。

    终章浪淘沙(大结局)

    PS:新书《权倾南北》敬请品鉴

    巨浪拍打着船只,即使是在海上素来劈波斩浪、无所畏惧的宝船也在剧烈的摇晃,这种专门为大航海而打造的船只第一次遇到了对手。不过对于宝船来说,这样的风浪会导致其有所倾斜,但是还不至于让宝船就此葬身海底。

    大明海军曾经赖以成名的宝船之阵再一次展现出来威力,一艘艘宝船在狂风暴雨之中鼓足了风帆向前。而在宝船之阵的外围,还有两艘体型更小一些,但是喷吐着滚滚黑烟的铁甲战舰,这种在另一个时空中已经很接近近代铁甲舰的战舰自由的在宝船之阵外围巡逻,显然这巨浪远远不足以威胁到稳定性很好并且完全可以不依靠风帆的铁甲战舰。

    风浪终于渐渐平息,一抹阳光洒在风平浪静的大海上,谁都不敢想象此时平静如镜未磨的大海,刚刚还展露出自己暴虐的一面,甚至险些将整个船队带入不归路。

    而与此同时,银白色的沙滩出现在海天之间,海面上已经可以看见其余来来往往的船只。见到这在外围前方护卫开路的铁甲战舰,来往商船都同时鸣镝或者击鼓以示敬意。

    这些大明远洋海军的铁甲战舰,在和平年代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维护海上商路并且在风浪之中实施救援,所以对于这些体型并不高大威武,但是有着强大武备、能够保证他们安全的战舰,商船上的水手有着极高的尊重。

    而其余国家的商船上,也投来一道道羡慕的目光。

    如此强大的战舰,也只有大明这个疆域辽阔、能够同时拥有日月的大帝国才能够建造出来。

    繁忙的港口上人来人往,见到如此庞大规模的商船队伍,港口之中并没有混乱,显然这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一艘艘宝船在引水船的带领下缓缓靠近码头,大大小小的舷梯已经准备好了,宝船刚刚靠岸,岸边的舷梯和船上的踏板就同时放下,对于这种远洋船只的运输和装卸,显然大明已经建立起了极其有效率的体系。

    “范将军,这一次运来了什么好东西,竟然劳烦您亲自前来相送?”见到一身戎装的大明远洋舰队指挥使范天顺走下来,一名港口上的官员急忙走过来,难免有些诧异的问道。

    “这船上都是之前我大明征讨伊尔汗国的战俘,还有一些来自什么欧罗巴的劳工,因为国内南洋和辽东都已经开发的差不多了,实在是装不下这么多人,只能走海路将人运过来,毕竟是一些人高马大的战俘,谁都不敢保证路上会不会出什么事,所以某亲自带队护送一程,”范天顺摘下帽子一边扇风,一边笑着说道,“这两年一直带着舰队在澳洲操练,这金山还真是好久没有来了。”

    那官员忍不住笑着说道:“那是因为普天之下,谁敢真的和我大明作对?那些海上的贼寇不过也就是敢对过往的其余国家船只动手,甚至就连悬挂咱们大明赤色龙旗的商船都要退避三舍,更不要说金山这大明海外领地之中一等一的要塞了。”

    范天顺点了点头,轻轻咳嗽一声,转过头看向繁忙的码头,忍不住叹息一声:“没有想到某有生之年,竟然还能看到大明在海外开疆拓土。要知道三十年前,大明不,前宋,还只是一个”

    “无论如何咱们都得往前看啊!”官员笑了一声,“老将军可不能一直感慨三十年前。”

    “你小子胆子还真不小!”范天顺怔了一下,不由得笑骂一声,掐着腰点了点头,“是啊,得向前看啊,老夫都已经五六十了,向前看就没有你们看得远了,这之后还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带着大明,继续向前啊!”

    年轻的港口管理官员猛地挺直腰杆:“老将军放心!”

    在两人的前方,大海上波光粼粼,一艘艘来往的商船鱼贯出入;而在他们的背后,冒着滚滚黑烟的烟囱还有喧嚣的声音,无意在宣告着这座崭新城市的生机和活力。

    这是崭新的土地,是崭新的疆域,也是崭新的日月照耀之地,

    在大海的另外一边,海浪拍打在礁石上,转瞬化为无数白色碎末。

    “陛下小心。”须发之中已经有不少白色的张世杰小心搀扶着叶应武,在礁石和沙滩之中艰难的一步步向前。

    轻轻咳嗽一声,叶应武一甩衣袖,佯作生气:“姊夫,朕好歹也不过才五十岁,可要比姊夫年轻的多,姊夫这是想要嫌弃朕老了、没用了么?”

    张世杰哈哈笑道:“臣可不敢。”

    叶应武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反而有些羡慕的看向张世杰,自从二十年前在朝中退下来之后,张世杰除了给军队担当顾问之外,基本都在游山玩水、修身养性,所以都年过花甲,但是须发尚未全白,看上去和叶应武年岁不相上下。

    “陛下,这就是碣石了。”张世杰叉腰伸手一指,感慨道,“想上一次来到这里,还是三十多年前北伐幽燕的时候路过,没有想到再一次来到这里,转瞬已经三十年了。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啊。”

    “怎么,郡王这是也要服老了?”叶应武忍不住哈哈笑道,“想当年北伐,气吞万里如虎,朕没有用错你啊。”

    张世杰并没有推辞这份荣耀,只是微笑着站在叶应武身后,看着苍茫大海。冰凉的雨丝混杂在风与浪之中,让人不知道落在脸上的到底是雨水还是浪花了。

    这里是碣石,秦始皇曾经东巡至此,魏武帝曾经北征过此,而现在开创了大明的永乐帝也站在这碣石之上,看着千百年来的同一片海天!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叶应武喃喃感慨一声,“这三十年,对内休养生息,建设直道、应用蒸汽机、开发电力,对外开拓澳洲、美洲,大明真的成了日月共照耀之土地。朕没有白来这三十年啊!”

    “陛下的意思是?”张世杰有些诧异的看向叶应武,显然不太明白叶应武为什么说“没有白来”。

    而叶应武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静静看着茫茫水天:“姊夫,下雨了。”

    “是啊,臣随同陛下回去吧,陛下也上了年纪,不应当多淋雨啊。”张世杰急忙说道,“而或者臣让禁卫把伞送过来?”

    叶应武摆了摆手:“没事,很多年都没有畅快的站立在风雨中,感受着大自然的喜怒哀乐了。”

    叶应武虽然这么说,但是张世杰还是转身冲着后面跟上来的亲卫招呼,而就在此时,他听到身后叶应武的声音。那声音一开始很低,但是后来猛地提高,随着呼啸的风贯彻入每一个人的耳朵中。

    “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叶应武张开双臂,朗声吟诵道,更或者用吼来的更合适一些。

    狂风愈发的呼啸,雨丝细细密密越来越密集,天穹之上墨云翻滚,大海之上白浪滔天!

    张世杰怔怔的回头看着眼前这一幕,刹那间他感觉天和地都向着叶应武扑来,并且彻底和叶应武融为一体。

    在这一瞬间,叶应武就是天地,天地就是叶应武。

    帝王之气,胸怀天下,不过如此。

    而叶应武的声音还在风雨中回荡,敲打着每一个人的心。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换了人间”

    岸上的赤色龙旗在风中尽情舒展,而张世杰须发飞扬,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

    三十年,挽倾颓旧宋,开日月新天!

    大浪淘沙过,当真是换了人间。

    第九卷汉唐业完

    《倾宋》全书完

    跋此去天涯岂孤旅

    从2015年9月8日开始更新第一章,到2017年6月11日完结,将近两年的光阴转瞬而逝,不过好在这留下来的三百三十余万文字能够证明在诸位书友的陪伴下我走过了这条路。

    《倾宋》全文三百三十三万,说句实话这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毕竟对于我来说,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书,当初和编辑签约的时候在估计字数一栏里小心翼翼的填了两百万,以为这就是我的极限,而事实证明,当主线铺开的时候,是很难收住的。

    当初之所以选择南宋末年的题材,一来是因为那一段历史素来被很多人看作是华夏最黑暗的一段历史,也是最难挽回的一段历史,有一定的挑战性,二来这应该还算一个冷门的题材,有相当大的自我展开空间,当然冷门题材也要面临读者比较少的问题,因此对于我来说每一个细心阅读、提出意见的读者,每一个支持我的书友都是弥足珍贵。

    作为第一本书确确实实有很多缺点,比如在时间线的控制上有很大的纰漏(主线推进太快的问题已经不是一次被提出);又比如到了后期各支线拓展的太多、浪费了不少笔墨,导致收尾的时候着实费了不少力气,将情节一拖再拖

    所以在新书中我会做出几个改变。

    第一是遵从老作者们的建议,将每一章的字数减少一半,然后多更新,这样回旋的余地大一些,给读者的选择也多一些。

    第二是尽最大可能解决时间线太快的问题,使得情节尽量合情合理。

    第三则是在塑造其余人物的时候繁简有当,尽量让每一个人展露出自己最鲜明的特性。

    不过也会有几个原则我觉得我还是要坚守。

    一个是关于主角,即使是主角我也不想让他变成一个高大全形式的人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性格和相应的作为,所以我不打算让主角过于完美,他也应该有他的迟疑、犹豫和错误。

    第二个是一如既往关于科技树的问题,科技树会慢慢爬,但是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骇人的新发明。比如《倾宋》中火铳和火炮的发明都是基于当时宋代已经颇为发达的火器火药制造工业,所以其出现在情理之中。

    在此要首先要感谢家中二老以及亲朋好友一直以来的鼓励,感谢编辑徐大的指导和帮助,感谢铘夜魔皇、菜园上的菜菜、狼狗保卫奴隶、无意沉默、凌叶风、桃花沽酒、100781、悼武华夏、54938、东方不败老韩等等(人太多此处就不一一列举)诸位书友们的陪伴和支持,感谢因顾惜朝、傲骨铁心等作者同僚的建议和帮助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想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些,征途漫漫,新书《权倾南北》又是新的开始,希望大家能够继续陪伴我,听我讲一段崭新的、与众不同的故事,和我一起把这条路走下去。

    此去天涯岂孤旅,幸有诸君相陪伴。

    2017.6.10

    于姑苏城南石湖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