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传位退隐须智愚缘尽登仙得羽化

作者:不开心的橘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却说三娘传位太子扈宗明后,便即带了赵、宋玉莲、李师师等诸女离开了燕京,随行护卫的便有燕青。燕青此时已经是大内禁军指挥使,执掌着燕京内外的禁卫军,不可谓不位高权重,三娘本意也是想让燕青留下辅佐太子的,但燕青似乎也累了,他也想退隐,更重要的是他决定跟着李师师离开。

    于是,三娘没有勉强,三娘便将禁卫军交给了穆弘统领,穆弘、穆春两兄弟自此便一直担任禁卫军指挥使、副指挥使,直到继武七年,穆弘才告老归田,便回江州老家颐养天年,也得了善终。

    三娘一行人离开燕京是天色微亮之时,没有惊动任何人,三娘只知会了卢俊义一个。在燕京南门,卢俊义一个人在南门那里送别三娘。

    看着卢俊义花白的头发,三娘忍不住道:“师兄,你不会怪我又任性妄为了吧。”卢俊义笑着摇摇头道:“师兄生平能信服的人不多,师妹你是第二个,第一个自然是师傅他老人家。此时咱们努力建起了一个新的王朝,大元朝正如日中天,师妹肯在这个时候急流勇退,师兄其实很是佩服的。只是今趟正要对吐蕃用兵,师妹不打算平定了吐蕃再走么?”

    三娘笑着摇摇头道:“宗明这孩子英武睿智,已经十八岁了,有些事不能我全都做了,留下吐蕃来,让宗明去征服,这样能更快的让他坐稳皇帝的位置。还有扶桑、还有西辽、向西还有更广阔的世界会等待宗明去征服,我只是个引路人,接下来路要怎么走,就看他自己的了。雏鹰始终要自己展翅,才能高飞,不能在我的羽翼下庇护一辈子。”

    卢俊义笑了笑没有说话,三娘叹口气又道:“其实更重要的是,宗明已经十八岁,朝野内外都盼着我这个女帝能尽快将皇位传给他,虽然没有明显的声音,但这股暗流始终存在。”

    卢俊义微微颔首叹口气道:“师妹虽然是女中豪杰,经一番努力能做得皇帝,但世人始终觉得女子当朝,落了全天下男人的面子。此前宗明尚未成年,这股暗流还可压制,随着宗明越来越大,师妹承受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弄不好还会造成与宗明的隔阂,所以师妹索性趁着现在便禅位退隐,还政给宗明,也算是将皇权归于正统,还是由宗明这个男子汉来当皇帝。”

    三娘笑道:“还是师兄知我。”卢俊义点点头道:“师妹的决定,师兄一定支持,师兄最佩服师妹的洒脱,拿得起,放得下,绝不留恋权势。”三娘眨眨眼道:“还请师兄再辛苦几年,待得宗明坐稳了位子之后,师兄再告老归田可好?”卢俊义微微笑道:“这是自然,师妹不必担心。”

    顿了顿卢俊义又问道:“师妹退隐,可有去处?”三娘道:“天大地大,哪里都可去,师兄今后不必找我,我要学学师傅,隐于天地之间。”卢俊义哈哈大笑道:“师妹保重!”两人在笑声中,洒泪而别,卢俊义交代燕青定要照顾好三娘,随后三娘一行人便上马南下。此后卢俊义扶持扈宗明登位,也作为托孤重臣一直到继武八年才告老还乡,在大名府终老。

    三娘便这般走了,扈宗明看了三娘给他的留书,哭拜于地,最后群臣扶他坐了皇位,大元朝便在扈宗明手下开始了征服天下的脚步。

    三娘一行人南下,先去了一趟山东水泊梁山。三娘独自一个人上了玉皇顶,去祭拜了晁盖墓。便在墓前,三娘喝得酩酊大醉,抚着墓碑笑道:“保正哥哥,我做到了,我做了皇帝,开辟了新朝,赵宋腐朽的朝廷被我取代了,诸位兄弟我没折损一个,大家都得了好前程,我没辜负你的期望,没有对不起兄弟……”

    “你一个人在下面寂寞么?我在上面有时候觉得一个人挺寂寞的。”三娘在晁盖墓前喃喃说着醉话:“当年你去世的时候,我始终没答应嫁给你,你会不会怨我?假如我没有前世的记忆,或许就不会这般痛苦了,有时候我在想,我到底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还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

    正在哀思时,却听身后一人唱道:“身虽女儿身,心是壮士心,巾帼英雄,肝胆胜须眉汉,敢于去肩承重任,柔中刚,当那眼泪如醇酒吞,强再骄,未怕苦雨寒霜侵,莫问爱,莫问情,过去不再寻,让慧剑,挥开我心里遗憾,独自去,独自来,笑说风里事,绝未吐旧日悲音,不枉女儿身,光辉磊落心,巾帼襟怀,有冲天干云志,一身去担承责任,千秋也留下我清音。”

    三娘回头,却见玉皇顶来路上,公孙胜踏歌而来,到了面前看着自己发笑。三娘微微一怔奇道:“道长何来?我登位后道长便飘然而去,苦寻不得,不知去了哪里。”

    公孙胜笑道:“化外之人,功成身退,岂会留恋世间?今日前来,乃是与娘子缘分未尽。”三娘也笑了笑道:“道长还是那般会打哑谜。对了,道长为何会唱这首曲子?”

    公孙胜笑道:“当年师尊在开封,听得一个女童唱过,是以便会了。那女童便是三娘你,可是如此?”三娘微微颔首道:“当年幼时离家,感怀身世,是以唱了这首曲子。”

    公孙胜向晁盖墓拜了几拜后,起身道:“适才三娘的话,老道听了,其实三娘不必纠结过去现在,一切本心便好,何必理会自己是男是女?晁天王豪气干云,其实早知道三娘你不会真心嫁他,但他还是一心一意守护于你,他这也是在坚持本心。是以三娘你不必纠结什么,一切随缘,一切随本心本意便可。三娘你上尊天意,下顺民心,镶星天命,改朝换代,救民于水火,又顾全了兄弟义气,忠义两全,做得已经很好了,何必纠结来路与去路呢?”

    公孙胜的话令三娘心头豁然开朗起来,笑道:“还是道长看得通透,我明白了。我便是我,三娘便是三娘。”公孙胜笑道:“师尊一直都说三娘有慧根,果然如此,今日前来便是想引三娘去见师尊,不知三娘肯否随师尊修道避世?”

    三娘鼓掌叫好起来,当下便在墓前留书一封,便随公孙胜飘然而去,至此也不知是去了何处。

    燕青等人在山下等了许久也不见三娘下山来,上山去看时,只见留书一封,、玉莲等女看了那信函,只见上面三娘写了随公孙胜修道去了,诸人勿念云云。

    诸女看了信函之后,都放声大哭起来,她们不明白三娘为何这般绝决,好在有燕青,劝了良久之后,诸女渐渐平复,下了山来,便先在济州安顿下来。

    住了几天后,燕青决定带诸女前往蓟州,本想着既然三娘随公孙胜修道去了,定然会去二仙山,便往蓟州二仙山而去。但不想到了蓟州二仙山,却未能寻得三娘。

    诸女惆怅不已,便在扈家庄住下,宋玉莲久随三娘,扈家庄便是她第二个家。诸女在扈家庄住了一年多,玉莲、诸女每月都上二仙山,也都未能等到三娘回二仙山,诸女甚是伤感。

    等了三年后,诸女渐渐平复心情,决定上二仙山修道,最终便在二仙山做了个女道士,此后便潜心修道,一直活到了九十余岁。

    李师师则嫁给了燕青,与燕青一直住在扈家庄,两人在庄上逍遥快活,子孙满堂,也得了善终。玉莲则是出任了白莲教第二任的圣女,一直巡游四方,用三娘教她的医术,四处赠医施药,广传教义,一边又寻访三娘下落,但一直没有三娘的芳踪,而后宋玉莲一直担任白莲教圣女之职,直到七十余岁,终老于终南山下,四方教众感念其德,为玉莲建了许多庙宇纪念。

    却说当日三娘留书遁走,走得是潇洒绝决,便在路上,公孙胜都忍不住问道:“为何走得这般绝决?你那些红颜知己怎么办?”三娘叹口气道:“我已经耽误她们许久,我不能给她们一个完成的人生,不想耽误她们一辈子,绝决对她们来说,是好事。”

    公孙胜笑了笑道:“自古阴阳调和,方能滋生万物,正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三娘能参悟这一点,看来你的修为更上一层。”

    随后三娘与公孙胜游走四方,在终南山下,收了个徒儿名唤王重阳的,三娘将自己一身本事交给王重阳,随后王重阳在终南山建了个全真教,将道家精髓发扬光大。

    三娘教导王重阳数年后,又飘然而去,这一趟却是远走海外,四处传扬道家修道之事,直到一百余岁时,三娘依旧看起来年岁只有五十多岁的样貌。远在燕京的扈宗明只因一直没有母亲消息,也不知道母亲生死,是以就算他坐了皇帝,但一直尊三娘为太上皇,而没有上谥号,直到扈宗明都即将病逝之前,才颁下诏书,承认三娘已经驾崩,追尊三娘为巾帼女帝,庙号太祖。

    其实扈宗明病逝时,三娘都还没有故去,次年,三娘回到安葬陈丽卿的小岛之上,在陈丽卿冰棺之前静坐了三天。这天上,紫气东来,三娘感应天气灵气,便在冰棺前,羽化登仙,自此绝迹人间……(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