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9章 终章不如归去

作者:灰头小宝2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政和三年十一月,大宋太子赵桓亲至成1都府,带去了圣旨,太子代表赵佶“请高方平出山”,拜门下侍郎、兼枢密使。

    林摅等人已经出师了,成1都府路局面已经稳住,底子打下了,于是高方平就放手了。

    十二月初离开成1都之际,万人空巷送行,却没人请求他留下,大头百姓又不蠢,大猪肉平拜相了那是喜事,帝国战车真的轰鸣了。

    “我大成1都又出宰相了。”

    “妥妥的,我认为高方平算成1都人。”

    这些论调就由这些家伙们在民间脑补去了,也没谁去管他们……

    政和四年元月,东京大雪磅礴。

    王安石进士及第起二十多年拜相,这个过程高方平用了九年不到。比当初李清照预计的十年还快了些。

    赵明诚输了,当年他便在这个问题上和李清照对赌。三个月前赵明诚还在江南发表言论“此番猪肉平不被老张整死算我输”。于是真的输了。

    他是赵挺之的儿子不代表他就有见识,受家学的影响,他觉得猪肉平在政治上成不了。可惜他错了,猪肉平崛起的本质自来不是政治,而是做事、民心。

    今年的雪尤其大,这也是九年以来,高方平第一次在京过节,而不是在路上。

    一壶浊酒喜相逢。

    约好观雪的李清照很高兴,这次高方平没失约,两人在小院中喝酒聊天吃火锅。

    和以往不同,高方平带来了一种叫辣椒的东西,自此火锅里多了些味道,辣的李清照眼泪大流,个中滋味亦如她的这半生,一时间感触颇多。

    “受你的影响,我灵气基本没有了,此番相聚竟是一首词也出不来。”这是李清照说的。

    “此间少年此间事,将来必为美谈。其实当年对这句话我并没在意,我一直都在骗你,我从未喜欢过你的词,我喜欢你的人。”高方平这么回答她。

    “小样打死你。”

    李清照气得无语,她自来认为自己的才华美过样貌,猪肉平竟是不懂欣赏,他把这个龌蹉心思藏了近十年才透露,且透露的时候他已经醒觉不能被否定,川中大儒、文学泰斗傅先生对猪肉平大家赞赏,评价为一派宗师,于是现在赵明诚等人也不敢骂猪肉平不学无术了……

    “狼烟起时,江山北望。心似长河,意志如山。马蹄所向,忠魂埋骨。欲以血汗守土复开疆。唯屈辱过后,方能看出烈士妖娆,唯精忠报国,方能永保正义长存。”

    大雪之中,响应高方平动员,即将开赴高丽的第一少批年军正在誓师。

    高方平喊完了后,他们整齐的喊道:“时刻准备着。”

    “出征。”

    就此后,韩世忠带一千少年军登船离开,将于最短时间内开入高丽战场。

    高丽战场真正的问题不在实力,在思想。当初因张叔夜在路线问题上的阻挠,导致了高方平原计划投入高丽的少年军没能成行,被当时老张顶回来了。

    于是没有了这些小干部小政委们,导致大宋志愿军在那边和三韩民众的沟通不利,积极性不高,磨合度有限。加之刘法的存在,导致了高方平所要求的开京防线进度太慢,效率太低。

    于是现在,高方平代表枢密院发文高丽,刘法调离回京。另外,暂时仍旧没有援军,依托现在的六千五百骑兵保护民众,保护好少年军,给予他们建设开京防线的大环境。

    韩世忠入朝后会任职史文恭副将,但与此同时高方平要求,在战术谋略上,以韩世忠为主。

    这是因为史文恭的勇猛能最大激发出永乐军潜力来,与此同时没有老史,韩世忠还未必有威望节制永乐军,当然可以发令,但会有许多磨合问题……

    因为出兵高丽问题,宋辽分歧和摩擦日渐加大。

    政和四年六月,辽国南府枢密使牛温舒出使宋朝,长达一月的磋商未果。高方平不肯撤军。双方不欢而散。

    同年八月,当初勇猛精进的女真部再无建树,被阻挡在开京防线外,此时女真部的兵力也已经扩张至万余。

    与此同时,害怕女真部过度做大,又看到了大片高丽国土有机可乘,在牛温舒等人的强烈要求下,辽皇同意出兵占领,萧的里底受命紧急部署,就此,五万辽国大军开进高丽,占领开京以西的大片土地。

    阿骨打觉得辽国人是强盗,无奈自己当时上当,大肆攻城略地杀人,人家高方平上台后根本不来抢地,只埋头建设开京防线,把最多的三韩人撤往开京后方保护了起来。

    原本么,阿骨打基本已经有了问鼎开京防线的实力,可以正面一战了。可惜看到大宋“太怂”,辽国那沉睡许久的心思热了起来,五万大军推进高丽抢食。

    就此一来让阿骨打进退维谷,往前硬打的话,害怕自己牺牲了却给辽国做嫁衣。谋反往后打辽国的话,却已经把高丽全民和大宋志愿军得罪,那时候腹背受敌,女真就得灭族。

    不得已之下,女真阿骨打再次压下了反心,多次对辽国朝廷表忠心后,作为辽国先锋军,陈兵交州道一线和开京形成对持。

    宋辽双方继续撕逼,都说对方是侵略者,让对方退出高丽战场,还给高丽人自治。

    声音大有个卵用。现在超过八层三韩人集中在开京以东,大宋少年军入高丽、深入基层工作后,现在高丽人对女真人和辽国人充满了仇恨。高丽皇帝虽然觉得宋军是战五渣,但宋军好歹客气不扰民,王俣还想到了当初在上京所受到的待遇,气不打一处来,发檄文说辽国和女真才是入侵者。大宋是负责任的仁慈国度。

    于是,继续对持外加口水战……

    政和五年三月,多次谈判未果后,异军突起彰显才华的宗室子弟耶律大石上表朝廷,说是测算分析后,打开京不会真正的和宋国破脸,高方平仍旧承认澶渊之盟,仍旧看重宋辽的商业利益。就此,牛温舒出任北府枢密副使,萧合鲁帅皮室军五万增援高丽。

    宋辽间的外交口水结束,双方志愿军于开京防线,正式进入热战状态。

    前后相加,辽国集十一万兵力,打算三月内灭国高丽。牛温舒和萧合鲁的理论是,辽国可以依托陆地快速进兵,宋国却没能力在三月内投入足够兵力于半岛。于是可以在宋国进入状态前,彻底推平高丽。

    耶律大石认为,高方平只有一个办法是:从宋辽边境出兵,产生围魏救赵效果。但是很显然,他并不敢真的掀开宋辽全面战争。

    得出这个结论后,辽国猛烈攻击开京防线,然而尽管只有六千多规模的永乐军精锐在守卫,却是开京战役让辽国遭遇了史上最强烈抵抗。

    没人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现在的三韩人一点不怂了,在有指挥的情况下,再草根他们也在抵抗。然后两年多以来的大意和放松,开京防线已经被高方平修成了钢混防线。

    更幺蛾子的在于,宋国第三代轮机成熟应用了,两万吨排水量的大船组成集群,竟是在开京战役打响的一个半月内,就投入达七万兵力进入半岛,且后续物资源源不断,不见不会枯竭。

    越打越打不动,越打幺蛾子越多。已经怼起来就没人想随便认输。

    政和六年一月,军事天才耶律大石被鬼使神差的启用,辽军的意志和素质得到了空前改善。

    此番的大雪和严寒未能阻止热战,也于这个时期,宋辽双方投入半岛的兵力达到了峰值,辽国集七十五万兵力于开京防线猛攻。

    然而更打不动。

    此时,高方平的变法基本已经完成,早在开京防线小规模对持时期,就连耶律大石都被忽悠了。

    那个时期高方平在大宋内部军改,丧心病狂的裁军。八十万禁军和百多万厢军,留下的总数不足一百五十万。在辽国来认为,这点人连国内的土匪和叛乱都防不住。于是辽国许多人都认为,高方平并不会在半岛战场上下重注。

    他们想多了。宋国境内现在没有土匪,没有动乱。且高方平一以贯之的就是要在半岛和辽国霸权决战。

    政和六年二月,大宋投放半岛的兵力到达了峰值,整个天下无人可以理解,高方平居然有能力在开京战线投入三十九万兵力,且后勤不断。另外,他还在宋辽边境陈兵二十五万。

    彼时黄火药早已经应用,在酷吏林摅和种师道的督战之下,锦州段铁路早已修通,其他的铁路更是简单。

    所以现在大宋有两条命脉铁路,一条直接进西夏。一条进汴京、经大名府,最后进登州港。

    依托第三代变速箱和轮机,那种轰隆轰隆的大怪物能拖着一百吨物资昼夜兼程,以十七节的速度把CD府的粮食、内陆的物资,运到登州港装船。

    这算什么级别的后勤能力呢?辽国上下没人说的出来,他们只知道,要他们辽国做到这样的运输,时间会慢两倍,且要投入至少四百万以上的民力和牛马才扛得住。

    结论是,这个时代没人可以对抗这种后勤能力。

    辽国为了维持开京战线七十五万大军的补给,耗尽了倾国之力,总计有三百万规模的人和畜生在到处收集物资。

    然而杯水车薪,士气低迷。过重的战争负担,导致国内怨气一浪盖过一浪。于是,汉人为主的燕京之地,率先叛乱反辽。

    这和历史上反过来了。

    历史上宋朝和女真合谋,进兵燕云,牛温舒可真不是昏官,他掌管南院很久,导致了那时辽国仍有群众基础,于是宋军在燕云陷入了巷战泥潭。

    现在么,燕云的汉人不堪重负闹事了,辽国平乱的珊军进燕云后却被打的满头大包。军队不来还好,一来就打巷战,真把汉人惹毛后,他们见外族就打。

    于是珊军拉了仇恨无功而反,还导致燕云大多数胡族也被汉人无差别攻击,全部赶跑了。然后燕云的这些家伙们,哭着喊着的要“认祖归宗”,满地打滚求带走。

    大宋当然会接纳他们的,就此燕云攻略顺利完成,正式回归到大宋版图。

    李乾顺说天祚皇帝是个大棒槌。他在开京投入近百万军队装逼,看似把宋帝国主义吓得不要不要的,然而事实上他一不小心就输掉了燕云之地。

    很显然全部人都被高方平算计了,他一步一步升级半岛战事,不是真要挥师百万和辽国决一雌雄。就如当年白池草原上把西夏战车拖到爆缸熄火一样、此番辽国也被高方平的物资、军备、后勤竞赛给拖垮了。一败涂地。

    燕云的失利,让本就叛乱较多的辽国内部雪上加霜,物资的过度征缴,让境内各族叛乱频发,为了回师平乱,开京战役真的打不下去了。

    然后就此签订停火协议,女真部和辽军、就此正式撤离高丽国土。

    辽国面子下不来,不肯承认输,高方平也不要他们认输。因为认输了后高丽压力就小,大宋在高丽驻军就理由不足。

    开京战役、近两百万人参与博弈的最终结果:划定了高丽和燕云版图。

    对此辽国是不会甘心的,燕云的丢失让他们不能接受。可惜目下他们已经没有心思关注燕云了,因为开京战线的失利和燕云丢失,进一步让敌烈部、以及女真部看到了辽国虚弱。

    在蒙古和女真的眼睛里,曾经不可一世的辽帝国已轰然倒塌了。默契之下,两边同时起兵反辽。

    阿骨打朝西边打,敌烈部整合了漠北的蒙古杀手们,南下攻城略地,辽国境内横尸遍野。

    几乎被肢解的辽国岌岌可危,亡国阴云笼罩下,他们非但不计较燕云仇恨,相反求助宋国出兵,以保住辽国的最后血脉。

    政和七年三月,耶律大石以北府参知政事身份出使汴京。请求盟军入东辽作战,抗击蒙古和女真的屠夫。

    没问题。

    高方平说了,开京战线那是志愿军对志愿军,和两国政治无关。理论上,澶渊之盟确立的两国政治关系仍然在,宋辽仍旧是盟友。

    基调定下后,耶律大石满载而归,因外交功劳,正式出任首相辽国北府枢密使。

    政和七年五月,大宋驻高丽军团以盟军姿态过鸭绿江,开进辽阳府,携两千门重炮痛击女真铁骑。

    辽阳府保卫战一役,阿骨打阵亡。阿骨打的弟弟吴乞买接位后,彻底结束了辽金之战,盘踞长白山以东北地区,建国号为金。

    同一时间,辽国西部已经整体沦陷,基本尽入蒙古人之手,宋军从太原府出兵入东辽,携三千门重炮守住了上京,史称横临府攻防战。

    蒙古人损失惨重,退出上京以西部分地区,建国号为元,从此往西扩张。

    耶律大石励精图治,发展东辽最后的土地,以求东山再起。

    短时期内的版图,就此划定。

    西夏有大宋驻军,横临府保卫战的惨烈结果,导致了蒙古人再狠也不敢打西夏,于是他们只能往西进兵回鸪,提前开启了他们征战欧洲的步伐,所过之处三光政策。

    此番西方食尸怪们估计惨了,老子们大宋舰队尚未进地中海拉仇恨,人家蒙古的快刀手们就会提前过去了。

    没毛病,仇恨蒙古人去拉,在大宋蒸蒸日上的国力支撑下,高方平亦加快了海军建设脚步。因为计划变了,大宋志愿军很快要出兵欧洲,作为负责任的大国这不是侵略,而是帮助他们抗击强盗,顺便驻军保护他们。帮助他们建设民生的同时,把大宋的粮食和工业品卖给他们……

    宣和二年四月,大理国纳土归宋。

    段和誉这家伙说有天感觉佛法照顶,他忽然就念头通达了,为了百姓的安生,他愿辞去帝位出家当和尚。

    这明显撂挑子嘛,却被称为仁慈随和,一心向佛。

    段和誉他亲自来汴京卸位,交还了云南节度使衔,不给段家子孙也不给高泰明。然后就在汴京大相国寺剃度。

    赵佶夸段和誉高风亮节,还劝说曰:“辞去帝位纳土没毛病,却也别急着交节度使,就以节度身份知云南,云南仍旧给段家世代治理如何?”

    然而老段心灰意冷的样子拒绝。他分明为情所困,却说一心向佛要出家。高方平觉得么,兴许高泰明管不住屁股,给老段戴绿帽了,老段心灰意冷下连子孙都不信了。

    话说金庸专门写一段周伯通段智兴和英姑的三人行,应该是有原因的。段家应该经常遇到这种事。

    老段是个老好人,他不想为情杀人报仇,最终,他的剃度在汴京大相国寺举行,赵佶亲自参加老段出家礼,最后么,还是让他回大理天龙寺住持了。

    宣和二年六月,赵佶下诏,撤销大理国号,设云南路,又设大都督级昆明府,张绵成这家伙成为大宋第一任昆明知府、兼云南路安抚使。

    之所以是张绵成上而不是林摅,那是因为云南没什么戾气,高原上的人们懒懒散散的,小富即安,温吞吞的,老段再三请求大宋一定要善待云南子民。

    其实大理的纳土归宋,在彼时的大宋是有些阻力的。以前是国土越多越好,现在大宋日子好过了,一些人便不想要那个落后地区。然而大魔王说了,自诸葛亮平云南之后那自古以来都是汉家之地,必须收回来。赔钱也要收回来,慢慢的还是会赚钱的。

    与此同时,仍旧信道的赵佶、不知他是不是与段和誉座谈时受到了“天启”,有天赵佶说梦到太上老君云云,于是赵佶也想潜心研究道法了。

    宣和三年元月,赵佶退位为太上皇,传皇位于太子赵桓。普天同庆。

    赵桓时已二十一岁,正当青年时。

    然则,年过三十而立的高方平两鬓已有了不少白发,高方平上表皇帝和赵金奴她娘称:“十五度春风秋雨,十万里路云和月,臣感觉有些累了,纵使有些才华亦已用尽,无法再为国效力。”

    身体不好的太后娘伤感落泪,苦言挽留多次。高方平断然拒绝。

    其后赵桓亲自多次来请,高方平都避而不见。

    赵桓那小子装逼,一直请一直请,高方平被骚扰的没有办法下,跑杭州去,躲在了太上皇赵佶的行宫中避风头。因赵佶退位后也在杭州,所以赵大傻他不敢去杭州装逼,只得就此作罢。

    这些年经历了太多,高方平教的徒弟只有高方平懂。那个赵大傻早年看着傻,其实乃大器晚成、大智若愚。当年任职太子太傅后,高方平对他已是倾囊相授。

    所以事实上,两个大魔王理论上是不能共存的。

    赵桓将来会是个好皇帝,却也会是个小魔王。高方平这辈子不想造反,也就不想在新任魔门领袖治下混迹了,那很不好。

    要说呢,其他朝代忌讳这些,但大宋相对很宽松。可惜高方平宰执近十年来,变法太彻底。当年又依托战争状态,官员免死的规矩就变得淡化了。当年的军改和反贪风暴中,被大魔王砍了的士大夫可不是一百两百那么少。

    气候和土壤已经变异,现在官员已经会死了。世事并不总是一成不变。

    师承大魔王的赵桓登基后,对权利有了欲望,且他已经对高方平有了少许忌讳之心。

    这当然瞒不过高方平,高方平斗得过他小子的,但是没有那个必要,那要花费太多的精力,还要伤害太后娘娘和赵佶的感情。然后还可能形成关键时期的大宋窝里斗。

    最重要的,如果不退休,始终捏着权利,追究有一天会和赵桓冲突的。因为他是明君。

    如果真的和赵桓冲突了,就等于颠覆了高方平的一生,当年高方平的崛起,高方平的集权,依托的是皇权和忠君报国。所谓不忘初心,一以贯之,高方平不当然不会现在来否定自己的一生。

    于是高方平并没有对大宋失望,现在的国家很健康,只是高方平在身体上真的累了。

    太后娘她不承认儿子赵桓是高方平想象中的那个人,娘么,她有这个想法不奇怪,天下的娘,总是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完美的,赵桓她娘当然也不例外。

    对此高方平也不想多说,不想让一向护高家的太后娘为难,递交了辞呈后,小高愣是不见他们娘两了。

    赵金奴是个有良心的姑娘,但她的政治理解力又不够全面。

    时已是个绝世美人的她最了解兄长了,当她发现赵桓“变了”的时候,便急急忙忙来找高方平报信:让高方平想办法和皇帝哥哥谈谈,尽量不要彼此间发生误会。

    赵金奴的美样很可爱。其实她想多了,高方平和赵桓师徒之间并没有误会。他是明君,他正当年,他要上进,所以必须需要权利的。如果高方平不放手权利,终究会和赵桓冲突。此点必然会发生,不存在什么误会。

    “乱讲。小官家他好好的,做的面面俱到,哪有问题。你想多了。”

    当时高方平这么呵斥赵金奴,且以太师身份罚她去杭州找赵佶尽孝道,以避开京师这个泥潭。否则呢,这个丫头她聪明,但是理科党么,指望她有很多政治思维是不可能的。有良心的人最是冲动,她长成了却年轻冲动,高方平不想她稀里糊涂的闯祸,她真算是高方平一手带大的人。

    赵金奴属于想多了的那种,她说的“赵桓变了”此点,高方平比她早三年就知道了。大魔王教出来的弟子,当然是魔王。

    赵桓不是坏人,这个时候他想作为,他想有存在感,想有权力。这不算错,大魔王当年既然对他倾囊相授了,现在当然会把权利还给他的。

    这就是高方平辞职那么坚决的缘故。

    当时赵桓是真心多次挽留。说是“没相公在,朕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高方平觉得他在说真心话,但现在他还年轻,有点义气。将来有一天,随着他对权利欲望增加,他娘又不在了,仅仅是赵金奴的亲情,是绝压不住他的。过渡到那个时候的话,除非高方平永远不交权利,否则越拖后遗症就越大。

    并没有证据表明赵桓将来会做傻事,但是大魔王素来是被迫害妄想者,要做到安全第一。另外呢,高方平信任自己的徒弟才是将来建立超过李世民霸业的人,李纲会辅佐他的,我大魔王累了。

    当年被虫子咬怕了,于是不想领军,妈的后来才发现,天天在中书计算钱粮,督查吏治,看天下所有的坏消息,关注调兵遣将的每个环节,关注每个主政官员的思想问题,将军的路线问题,这些才累,比战场领军更累,导致三十岁就有了白发。

    于是高方平远赴杭州前,写信给赵桓:“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代人做一代事。臣高方平这半生做的不完美,但是及格了。我对大宋的服役已经完成,小官家,你不要在要求我。”

    “相公欲往何处,会留京吗?”赵桓当时很难过的语气写信。

    “不会留京,和老官家一起习惯了,没他在还真不习惯,臣要去杭州和他搓麻将斗蟋蟀。”高方平如此回复后,自此举家离京,去杭州赵佶处蹭吃蹭喝……

    那些年,赵佶变为了个大滑稽、老顽童。

    高俅老了,不陪赵佶了。于是高方平和赵佶斗蟋蟀玩乐,自是不在话下。

    后来李清照也移居杭州,作为红颜知己她从不要求,却喜欢默默的跟着高方平走。

    什么叫大宋最强纨绔呢?

    在杭州时期高方平性情大变,那才叫纨绔,比当初的花花太岁还蛋疼。整天带着富安这个忠心耿耿的老流氓,到处招摇过市,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神经兮兮的。

    赵明诚那群文青党和高方平群殴过几次了。被打的满头大包。写文章也骂不过高方平。高方平说了,小赵他文笔不行,见识有限。看似辞藻华丽,实际不接地气,有个卵用。

    当年的花花太岁是高俅撑腰,杭州那些年,则是太上皇撑腰。

    杭州知州几次来客气的说:“老相爷您悠着些啊,别闪了您的腰,也别让小的们难做,现在的天下,是会追责的。”

    然而每次遇到这事,老顽童赵佶便跳出来说:“你不想混了啊,小高是朕的人,一生都是。来啊,给朕把知州乱棍打出去。”

    那些年,杭州知州最是难做。就因为遇到高方平这个老纨绔,以及赵佶这个老顽童,谁都没办法。

    最后赵桓看不下去了,亲自来杭州,以关心的名誉,实则是暗示“你们两个老大爷,别在让朝廷难做了”。

    赵佶骂他:“小傻子,你小子一辈子都是个傻子。”

    把赵大傻气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大器晚成的赵桓,这个时期的行事作风,让高方平看到了李世民的痕迹。

    妈的既然是李世民,小官家他如何能容忍大纨绔和老顽童祸害吏治。然后此番连赵佶也哭瞎。

    此后,赵佶和高方平一起被捉去京城了。

    这么说当然是夸张了些,赵桓说了“父皇,老相公,你们要闹事没问题,在京城好歹还可以让朕照顾你们,妥妥的”。

    赵佶给小皇帝后脑勺一巴掌:“不去不去,杭州风景好。”

    高方平想想么,还是依了小官家好算了,回京去耍耍也好,大不了以后再来。

    就此后,京城多了两只过街老鼠,照样谁也拿他们两个没办法。

    时任宰相的李纲叹息道:“大宋欠他们两个,就容他们那样吧,别管了。”

    对此赵桓无比郁闷,很不满那两老滑头。然而如同李世民头疼魏征那样,这个李纲他偏偏骂不得。是真的骂不得。

    话说赵桓现在真敢骂高方平和赵佶是”老滑头老糊涂蛋“的,却偏偏不敢骂李纲。因为他想做李世民。李二他敢骂李渊却不方便撸魏征不是。

    后来赵桓犯浑了,不想再放任那两老家伙了。寻思,朕这边励精图治,调兵遣将,谋划统一东辽和金国的战略。你们两个老糊涂蛋则整天添乱,虽然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然而弄的汴京相当逗比,没心没肺的,这不利于国战气氛有没有。

    那些年,太后娘娘在的时候还好些,然而有天,身体不好的她真的不在了。

    这个时期赵桓就猥琐了,再没那么好说话。把赵佶和高方平两个一起捉进皇城,宣布他们只能在皇城里纨绔。

    这个时期的赵桓活脱脱的李世民,他说了:“朕和皇家欠你们两个,然而开封府不欠,不许在外面祸害了。进出皇城要请假,朕还不一定批准呢,让你们溜出去,肯定出幺蛾子。”

    妈蛋这次又哭瞎了,纨绔的范围缩小到了皇城……

    那些年,偶尔有天高方平说想回成1都看看,赵佶也说要一起去青城山烧香。却是出行时候被皇家侍卫围了个严实,不许两个老东西乱跑,赵桓说了“这两老糊涂蛋当年做了许多大事,为此仇人不是一般的多,要保护好他们,不能让他们和民接触,尤其不能让他们微服私访给朕添堵”。

    虽然是保护,实则看似也像是软禁。

    为此,时已中年的赵金奴理解错了,提着棍子冲进书房,一边落泪一边追打赵桓责问:“你有没有良心,竟敢薄待父亲和老相爷。”

    赵桓一边逃跑一边求饶说:“小妹你是不是脑壳被驴踢了,朕那是保护他们好吧,你根本不知道朕的压力有多大,不知道那两老糊涂蛋当年拉了多少仇恨,放着他们乱跑成何体统,也很危险。”

    照样被头打破了。

    惹毛了后,赵金奴也被捉了,从此她的待遇和赵佶高方平一样,不许离开皇城,进出要请假。尤其不许殴打皇帝。

    就像英国有“不许在白金汉宫用弓箭射击英王”的法律,现在的局面,大宋之内诉棍势力抬头,于是大宋也有这个条文了,妈的简直废话。然而老常和赵鼎说“不是废话,律法是神圣的”。

    赵金奴就此高兴了,不打哥哥了。

    赵桓知道她心思,她这辈子不想嫁人,她的偶像是高方平。不过高方平早就不纳女人入门了。也好,就让赵金奴跟着赵佶尽孝道,跟着高方平发花痴好了……

    当年高方平拉走了所有的仇恨。

    彼时李纲也因一些过激政策被罢相,其后赵鼎上台了。就此一来,当年高方平的一些变法,过激进的法条就被否定了。

    高方平懂的,现在仗打完了,欧洲大陆上都已经有三十万大宋驻军,分布在几十个军事基地。于这种时候的国家和人们,便有了新的需求。

    所谓新的需求就是“法制、和谐”。不是说李纲做错事了被罢相,乃是雄才大略的赵桓、于这个时期需要赵鼎,而不是李纲。政治就这样,越是明君他越这样。

    于是赵明诚他们又蹦出来了,那个胡市也被放了出来,节奏带起来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否定高方平,骂名越来越多。

    以至于许多官员借助赵鼎拜相,赶潮流似的上书,要求皇帝问责高方平当年的一些重大过失。

    犹如李世民收拾山东氏族那般,根基早就稳固了的赵桓,第一次显露獠牙,为此杀了一些人,以保护高方平的名节。

    他当然会保护高方平,那是被赵金奴逼的没办法啊,分明有了“严禁在皇城殴打皇帝”的规定,但是赵鼎拜相上台之后,赵金奴又理解错了,提着擀面杖打进皇帝寝宫去了。

    时已半头白发的老美人赵金奴,哭着责问:“你们这些混球,有没有良心!高俅老年痴呆了,当年梁红玉还是个孩子,身为第三批朝入作战少年军,为国效力立下战功,师傅他皱眉头了吗。其后,高方平的儿子高圆圆也从军了,国夫人梁希玟身体本就不好,儿子去了战场,她始终闷闷不乐,没几年也病逝了。他的二夫人梁红英没有孩子,最疼高圆圆,担心高圆圆和梁红玉出事,所以多年来精神有时会失常,犹如个小孩子似的,一些时候要靠老相爷他哄着才能安详入睡。他一生最爱的女人不能与之结合。他为大宋做了这么多。狗日的棒槌赵桓你告诉老娘!看不见吗!”

    所以就是这个原因为,赵桓被逼得急了,狠杀了几个反高方平的人。

    其实也就是因为这些,早年时候铁腕公正、眼睛揉不得沙子的李纲能说出“大宋欠他”的话来。

    大夫人梁希玟忧心过度,病逝了,梁红英也终日当心,于是一向不走后门的大魔王,请求把儿子和虎头娃从战场弄回来,强制退役。妈的影响不好又咋地,我大魔王一家对国朝的服役已经完成了,我就是要任性这次,把儿子和虎头娃收留在身边。

    那时正值倾国沸腾,汉家崛起大业的最关键时期,这么做影响当然不好。赵桓都还在迟疑呢,但是李纲绕开赵桓,犹如拯救大兵瑞恩那样,亲自下宰相令批示:“不惜一切代价,从欧洲战场把梁红玉和高圆圆找到并强制退役,送回来,那是高方平最后的精神寄托,别在让大魔王失去什么了。”

    反高方平的人那是真不少的,国战时期发生这种事舆论当然很严重,所以这就是李纲罢相的原因。当时赵桓默认了,他当然可以否了李纲的决定,但是他装傻放水了。

    所以对赵金奴女侠客似的殴打,赵桓受够了她的放肆了,拖出去打屁股,妈的要鸟尽弓藏老子早藏了。还等你说。

    当然了,毕竟是大魔王的徒弟,私心赵桓当然有,此番杀了几个诉棍,又把赵鼎都给罢相了,看似是皇帝在维护“大宋天相高方平的名节”,其实么赵桓小魔王知道,诉棍越多其实皇权就越弱。赵桓这是在稳固皇家权威,同时为挑选将来大宋接班人做铺垫。

    当初把赵鼎这些人放出来是时代的需要,战后需要这些人的路线重建,与此同时,赵桓需要自己的威望,需要走出大魔王的影响力之中,妈的当然不能大逆不道的去怼高方平了,那别说良心过不去,首先太上皇肯定不服。

    于是呢,只有一定程度启用赵鼎这类大魔王的对头。

    这些人他们不是坏人,所以大魔王执政时候当然没害死他们,只是把他们压制得死死的,套用大魔王的名言,国家不欠他们官位。

    在价值观已经不统一,已经有矛盾的情况下,高方平执政期间又打压了他们。所以赵桓觉得大魔王是神人,当年他就说过“将来我一定背负骂名,因为我不敢把骂我的人杀绝、也杀不绝”。

    现在的诉棍党还是很强大,赵桓既然学了李世民,那当然不能杀太多,只是处理了几个典型,于是仍旧不放心之下,亲至江西张叔夜老家,请时已八十几岁的张叔夜说话。

    前宰相张叔夜言道:“不想妄评高方平的是非功过的。但不说不行了,在人格和节操上他不能被侮辱。他代表了一个时代,不是最辉煌、却是最艰苦黑暗的时代,没有他,整个民族会在更黑暗的环境里走不出来。”

    前宰相李纲言道:“激情燃烧的岁月,激情燃烧的伟大领袖,高方平于民族崛起大业中的功绩,永不可磨灭!”

    其后,前宰相赵鼎言道:“那些年,高方平犹如一条进了山的疯狗,多次践踏大宋律,其行事作风相当猥琐,过河拆桥之举多不可数。所幸人品道德上没有亏欠,乃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我赵鼎坚持认为他无罪,但他应该被否定。”

    前宰相的儿子赵明诚言道:“那个家伙,他在民族崛起战争最关键的时期任性,把梁红玉弄回后方,梁红玉和他儿子是娘生的,难道其他战士不是吗?”

    一代文宗李清照言道:“这个我喜欢了一生的男人,他有很多缺点,但我都不怪他。遥想当年之鲜衣怒马、意气风发,这一切彷如昨日,犹在眼前。我活在幻想里、活在多年以前。”

    一代雄主赵桓言道:“一代人做一代事,朕管不了天下人说话,你们可以骂他。但为了纪念民族崛起战争以来所牺牲烈士们的荣耀,在朝廷和皇家层面他不能被否定,朕还在一天,就不许有人否定这个大宋奠基人,老相公他当然有错,但是谁又能无错?还有弄回梁红玉她们不是高方平的锅,是李纲批示的,为此李纲被罢相了你们还要咋地?”

    其实么,当然是高方平护犊子,就是要保护小虎头和儿子。当然是赵桓放水,就是要李纲背锅。妈的这就是政治,大魔王总是那么猥琐,大魔王教出来的徒弟也不遑多让。

    ……

    高方平晚年并不孤单,儿子虽然跑个没影子,但是有个女儿的,乃是辽国宝玑娘生的。当年是时局不对。后来赵桓把辽国一统了,高方平也卸任了,就没了后顾之忧。

    然后还有个近似女儿的虎头玉陪在身边,高方平想把她嫁给韩世忠,然而她不干,她要在高方平的身边,帮着一起照顾姐姐。

    另外还有个天上掉下来的女儿是赵金奴。

    因为赵佶说了“朕家大业大儿女多,不需要你荣德了,小高儿女少,你去做小高的女儿吧”。

    没有什么原因,赵佶一生都护着高方平,因为他是个昏君老顽童。

    赵金奴就此哭瞎了,老娘从娃娃时候就想做他夫人,你们全都瞎搞乱搞,老都老了,还说我是他女儿?

    最后一提:很多年后赵桓死了,赵金奴死了,高方平死了,李清照死了,梁红英死了,小朵死了,贾晓红死了,富安也死了。高俅虽然有点痴呆,却仍旧活着,赵佶也活着,那个出家当和尚、怂恿赵佶退位的段和誉也活着。

    三个相当变态的老不死,成为了大宋首批百岁老人。

    彼时的人们,翻开史书看到的是:高方平收服了燕云,奠定了工业基础,然而也就这样。他还有相当猥琐的一面,犯浑逼着皇帝把虎头玉和儿子从战场弄了回来。他不完美,一生都安全第一相当猥琐。

    真正统一天下的雄主是赵桓。

    这就是赵桓的猥琐之处了,当年他不否定大魔王,却始需要摆脱大魔王的影响力,有自己的功业,于是赵桓不否定、却在一定程度放任人们骂大魔王。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

    无他,赵桓毕竟是帝王,大魔王的真传他要是不猥琐就怪了。

    高方平出道起就没打算要美名,唯其一点,始终让赵桓记住“良心”。于是赵桓和大魔王一样的尿性,有良心但是相当猥琐。当年大魔王坑过张叔夜,后来赵桓也一定程度上坑过大魔王的威望。

    这就是政治。但只要他有良心,高方平的一生就成功了。

    赵佶终其一生都护高方平,此点上,以做宠臣为目标的高方平也成功了。

    猥琐、荣耀、成功的一生,伟大的领袖……

    (全书完)

    后言、完本那些事

    写着写着,一年多时间,三百万字的历程,就此结束了。

    最后一章,小宝脑子犯浑的想有个悲情性结局,却又害怕被大家骂死。于是折中下,以我自己都觉得诡异的一笔带过方式侧写,就有了这个结局。

    算是有轻松,有感动,也有沉重吧,且勉强符合权利过度逻辑。

    小宝夜观天象,不造反的话,其实这就是大魔王的最荣耀结局,荣耀需要牺牲来承托,我自己觉得这结局像那么回事。

    下面说说完整性。

    结尾有些仓促是真的,但小宝也不觉得这是阑尾。大魔王醒觉后、夹前人所没有的威望拜相,就基本完成了这本书的主线。

    原计划有描写后续战争打算,可惜小宝写战争很费力,加上我前期自己作死,情节失控导致订阅追读过快下滑。那么掐指一算,后续场面写完,若还要把他和赵桓的师徒政治细写的话,至少还需要一百万字。

    在成绩下滑厉害的时候,我觉得没这必要了,心态不好的时候难说又写成臭脚布,坑了最后一群支持小宝的朋友。

    于是配合猪肉平登顶拜相,加上这最后一章大纲似侧写。倒也相对平顺。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小宝的熊猫军团们,小宝有过许多错漏的情节失控,大家还是原谅了我。感谢大家,么么哒。

    偷懒休息一阵子后,应该会在十一月开新书。会尽量的总结本书不足之处,和老朋友们再续前缘。

    新书题材仍旧是历史,仍旧写北宋。

    那是北宋最璀璨时期,精英辈出却一团乱麻,一连数任皇帝励精图治,寻求民族的崛起和繁荣,但是前路艰辛,政争甚至党争严重。故事点从王安石大魔王切入,以他那个神经病天才儿子说开去。

    王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就是怂恿他老爸干掉富弼文彦博的那货。那么新一任大魔王穿越成王后,就会开始调教北宋之旅啦。

    最后一次求月票,此番乃是双倍的买卖,也是小宝于本书中的“最后一次”。

    鞠躬,敬礼,大家国庆节快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